意外的人生

www.flyingeagles.org
我生长在传统客家人的家庭中,所以当我大哥信了耶稣,又带着我受浸后,我的父亲简直快要气疯了。他不仅拿着扁担打,更是拿着斧头追赶,为的只是不准我们去聚会,甚至还扬言要用汽油把聚会所烧掉。
就在我受浸后第二年,父亲得了莫名其妙的重病,高烧到四十度,群医束手,就在无望弥留之际,教会中的弟兄姊妹来探望父亲,带他祷告;很奇妙的,他就这样得了医治,并相信了主耶稣。那时,我正二十出头,虽然亲眼看见主的大能,但正值人生黄金岁月的开端,完全不将此事放在心上,而预备在事业上大展身手。
五年后,我结婚了。婚后,我们勉强过着仪文、规条式的基督徒生活,每逢主日才去擘饼聚会;一擘完饼我就赶紧向妻子使个眼色,表示可以离开了。就这样,我们在主面前打混了十几年;然而,对主的感觉越平淡,家中的争战就越炽烈,夫妻间情感的裂痕,也越来越大。
我从事室内设计方面的工作,我的观念是,有了朋友才有事业,所以经常花很多时间交际应酬、喝酒谈生意,每每喝到烂醉如泥才回家。在我们的家中,没有祷告声,只有吵架声、掷茶壶声,妻子对我这样的生活简直恨透了。但有一天,弟兄姊妹叩门来到了我家,将我们这对不怎么喜欢聚会的夫妇带回到主面前。从此,弟兄姊妹不断地到我们家来,陪着我妻子祷告、唱诗,针对我生活不正常的情形,劝我妻子不要抗争,而是更多地为我祷告。并且无论我何时回到家中,总有弟兄们在我家等着,将主的话供应给我,为我祷告。甚至有时已近清晨,我在车上睡着了,弟兄们还能找到我,陪我一同读主的话。无论刮风或下雨,每一天的早晨,弟兄们从不间断地来陪我,与我一同呼求主,一同祷告,享受主的话,叫我全人里外好似经过无数次的洗涤一般,里头的尘埃逐渐褪去,终于能够毫无遮蔽地来到主的面光之中。
虽然我们重新开始过正常基督徒的生活,然而我的事业和生活型态,仍然霸占着我。我并未感觉呼朋引伴、深夜不归的生活有什么不对;男人为事业、为家庭打拼是应该的,况且我正是前途一片大好。那时,我除了把心力放在室内设计的工作上,又投资大理石的生意,更把公司的印信都交给朋友处理,以为自己可以安安心心作个身兼数职,顶着许多傲人头衔的大老板。纵使当时有位弟兄提醒我,这样经营事业是会出问题的,我仍然不以为然,因为那些都是与我一同打拼七八年的好友。我相信朋友,看重朋友,视弟兄们的劝戒如敝屣。
一九九七年三月一日,一个轰然的剧变打在我身上,万万都没有想到,我所倚重信赖的朋友,竟然背叛了我,我所有投资的事业完全崩解,顿时间债台高筑。因着我是连带保证人的关系,在景美的房子和另外的两栋房子,被法院查封,且有五家地下钱庄天天来向我要钱,真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那些过去与我称兄道弟、夜夜笙歌的朋友们,全都不见了,像避瘟疫般的避开我。惟有主内的弟兄姊妹,在此危难时刻,他们关心我,并迫切不断地为我祷告。这才真正的认清,朋友、事业不可靠,全是虚空,惟有主才是实际!昨日的我已死,已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如今的我,再不愿过两种生活,不再是召会里活一套,事业中又是另一套。我只有一种生活,就是在基督里的生活,凭主活、为主活、让主活。
Enter list of recipients separated by commas: User names, Email addresses, Mobile phone numbers
Custom text to ad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