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隐密的手

www.flyingeagles.org
【他塞了一本福音小册给我,马上被我随手丢进垃圾桶里。】

十多年前,我还是个高中生。有一天,在公馆夜市闲逛,突然有位外国人靠过来,对我说,『你信耶稣麽?』我斩钉截铁的回答:『当然不信。』他塞了一本福音小册给我,马上被我随手丢进垃圾桶里。

大学毕业後,我到美国的加州大学念硕士学位。求学期间不少人向我传福音,我总认为是迷信而不屑一顾。我避开冗长但保险的论文写作,而以破釜沉舟的心态,参加不成功便成仁的学位考试;拼了九个月,最後顺利取得学位,对自己更是自信满满。

後来,我在洛杉矶遇见我现在的妻子。交往一阵子後,有一天,她突然流着泪,要求分手,因为她是个基督徒,信仰不同,将来怎麽一同生活呢?所以她说我们不适合!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把我弄得心神不宁。深夜开车回家时,我心乱如麻的祷告说,『哦,主耶稣,若真有你这位神,你难道不知她回到我身边,我才有机会成为你的信徒麽?』虽然我那时还是个不信的人,主仍旧听了我的祷告。

1994年,我到美国东岸某着名大学,攻读电子材料博士学位;我依然每周陪妻子去教会,听福音,但听归听,依旧是心猿意马。我的心如同石头一样的刚硬,不相信有神。聚会时,弟兄姊妹希望我能喊一声:『哦,主耶稣!』但我仍旧不为所动,硬是不肯喊一声主耶稣的名。

在写论文期间,妻子问我:『你何时受浸?』我随口说,『拿到博士之後再说。』这时,加州一家全球最大的半导体设备制造公司,对我的专长十分感兴趣。至此,我真是得意非凡;一来,我仅费时三年半,即取得博士学位,而自费读七年的,比比皆是;其二,我尚未毕业,就有大公司主动提供工作,又是我最想去的矽谷,真是天助我也。至於何时受浸,再说罢!

【整部车嵌在树根上,一根极粗的树干穿破车窗,差点贯穿我的脑部。】

1997 年元月,我设计的一项实验作得出乎意料的成功,随後在世界第一流的学术期刊上发表两篇论文,而且还申请专利。然而,指导教授却不愿意将我的名字放在专利上,因为我是学生。当时,我十分愤怒,深刻了解到人性的丑陋,心中不满至极,甚至想放弃学位,和教授抗争,讨回公道。

1997 年9月的一个下雨天,我开车到实验室去。因为闪避来车,我一不小心就滑到路肩,刚好有株大树在路肩旁,车子就狠狠的撞了上去,车身顿时深陷,整部车嵌在树根上。一根极粗的树干穿破车窗,差点贯穿我的脑部。救护人员为了争取我活命的机会,将车顶以电锯锯开,把我从车中垂直拖出,并呼叫直升机,空运到医院急救。

由於内伤太重,肋骨折断,并且刺破肺膜,整个肺部萎缩得只有一个拳头大。医生在我肋旁开一个洞,引管灌入氧气,帮助我呼吸;同时发出病危通知。能否活下去,要看过不过得了那一晚。

那一年,我三十三岁,正值人生的黄金时期,是花花世界最可爱的时候,也是我最爱世界的时候。

在加护病房的当晚,我作了一个梦,梦见我是一只羊,因为贪玩离群,急得团团转。就在此时,牧羊人发现我不见了,就把其他的羊撇开,来寻找我;找到我之後,便将我扛在肩头带回家。次日,弟兄们来探望我,我就告诉他们这个梦。他们立即说,『你得救了!主耶稣拣选了你。』後来我在康复中研读圣经时,看到路加福音主寻迷羊的故事,大受感动,刹那间,觉得主耶稣的灵充满了我。不久後,告诉弟兄们我要受浸,因为我深深的感到,神爱我,永不放弃我,我要『认宗归主』,回到祂的家里。

1998 年元月,我顺利通过了博士论文的口试。是年三月,美国专利商标局通知那位教授,他们研判我应该列名分享专利,否则他们将不颁发专利。教授一改往日傲慢的态度,与我协商。奇妙的是,这专利在我眼中已如粪土,而过去那种入骨的恨,居然一点一滴都不见了。因为此时我深知耶稣基督在我里面,那分喜乐和满足,笔墨难述,无法形容!

我很喜乐的,在众人不得其解的疑惑中签字,了结这件事。感谢主,为了打开我的心门,分赐祂的生命给我,祂竟然为我如此大费周章。(李天錫弟兄)
Enter list of recipients separated by commas: User names, Email addresses, Mobile phone numbers
Custom text to ad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