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雨衣

www.flyingeagles.org
台北,1992年某一天的午後,我坐在某聚会场地,吹着冷气,看着电视机中播放的录影。

那是莫斯科的一所大剧院,昏暗的大厅坐满了人。舞台上没有表演,连大幕都没有拉开,只有两个人站在台前,一位说英文,另一位逐句翻成俄文。讲者的声调并无太大起伏,翻译者的声音更是平淡无奇。没有音乐,没有布景,他们说出去的话就这样飘进阴暗朦胧的观众席中。现场虽座无虚席,观众却个个表情木讷,似乎对这两人口中的『福音』没有反应。

照着眼前的景象,散会之後,人们大概就在沉默中起身,鱼贯走出戏院,回到外面又冷又暗的冬天。然而,奇迹却出现了。

聚会结束前,主持人请愿意接受耶稣救恩的人站起来。不料此话一出,那冷淡死寂的观众席中忽然起了一阵骚动,接下来几乎全场观众都站起来。主持人一时领悟不过来,转过头来小声问翻译,你是怎麽翻译我的话?我是说,只请那些要接受耶稣救恩的人站起来,我没有要全场起立。翻译对他说,我就是照着你的话翻译的。

七十年来,马克斯列宁告诉他们没有神。但是,他们心灵深处却有不同的声音。他们等待有人替他们说出心灵深处的秘密,他们等待有人告诉他们如何满足那深处的需要。他们同意福音中所说的一切,但他们耐心地等。已经等了七十年,再等一个小时又算什麽?他们在等那句坚如金石的呼召:『愿意接受的,现在就可以站起来!』

沉默地等了七十年,终於等到了这句话!现在,他们站起来了!

主持人终於明白过来,立刻带着全体会众祷告。祷告完毕後,他说,凡愿意受浸的,今天现场备有浸池和浸衣,可以到舞台两侧更衣室。这时,舞台的大幕拉开来。只见舞台的中央,搭起一座临时泳池。会众对这突如其来的景象先是一愣,很快地便会意过来,此起彼落地发出喜乐的惊呼,有人开始向舞台两侧跑去…

整个剧院瞬时脱胎换骨。那些原本沉默死寂的人们,迫不及待地离开座位,涌向舞台两侧,钢琴弹起喜乐的诗歌。接着,开始有人从更衣室走出来。那些几分钟前还灰头土脸藏在黑暗中的人们,换上了权充浸衣的鲜黄色雨衣,一个接着一个列队,鱼贯走上舞台准备受浸。

很快的,浸池的水开始激荡澎湃起来,兴高采烈的人们几乎是跳进水里去的。还在队伍中等候的人,正在拍手唱着诗歌;从水中上来的人,个个绽开笑容,高声欢呼。有人喜极而泣,有人彼此拥抱。浸池旁围绕着越来越多的黄雨衣,从水中升上来越来越多开怀的笑脸。池水四溅,泪水泉涌,使得这个没有聚光灯的舞台,竟也越来越亮了。

这一幕活生生的演出,恐怕是这古典大剧院有史以来最精彩的戏码。泪水也在我的眼眶中打转。『我要去那里看一看!』我要把被世界潮流冲进地底的人们,邀请到生命的行列中!(David Chang)
Enter list of recipients separated by commas: User names, Email addresses, Mobile phone numbers
Custom text to ad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