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盲 今不摸索

www.flyingeagles.org

前盲 今不摸索

 

后来,继续在教室、实验室奔忙,在爬网、看电视中自责,在内心的苦闷中挣扎……经历了很多人和事,惟有周五的聚会是一周中最平安、最放松的时候

    我生长在一个军人家庭,父母从军队到地方院校教了一辈子“马列”,我在他们的严格管教中长大。从小学到大学,我一直是名列前茅的好学生。在头脑里和知识上,完全是无神论的思想体系,崇尚个人奋斗,盼望出人头地。

    一九九六年在香港科技大学念书期间,我第一次接触到基督徒。一位同作助教的香港同学,常在办公室向我讲他信耶稣的事。我听不懂他所说的,也没什么兴趣,只对他的热情与执着印象深刻。两位系里的年轻职员常邀我吃饭,他们似乎在特意学习普通话,好向大陆学生传福音。一次午饭后,我与其中的一位,一同观赏美丽的海景。在宁静的海边,这位基督徒问我,“你不觉得这美丽的景色有一位设计者吗?”我至今还记得他那“富有特色”的香港普通话。我当时一心想来美国,就避而不答。还有一次,我与其他几位国内去的学生学者,受邀看一段耶稣生平的录像,然后他们发给每人一本圣经,请每人读一段。轮到我时,我拒绝读,心想,“你以为我们是幼儿园三岁小孩啊?”我的冷硬引来旁人的侧目,带领的那位基督徒倒没说什么。送我回去后临别时,他正目注视着我说,“你以后会信的。” 我心里暗自惊讶,却什么也没说。

    一九九七年八月我来到美国,就读于加州大学河滨分校(UCR)。告别了人事关系复杂的国内,离开了空间拥挤的香港,来到这片自由、宽松的土地,我踌躇满志,觉得终于可以大干一场,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了。那时,计划一年通过博士资格考试,三年拿到博士学位,将来成为名教授,受人尊敬。为此,一下飞机,就急着要选实验室,开始论文课题的研究工作。我本科学生物,在香港主攻环境生物化工,来美国读环境毒理专业,研究环境生物工程。从此,一上完课就进实验室,经常干到凌晨二、三点,回宿舍后脑子仍转不停,无法入睡,饮食也不规律。大半年下来,人非常消瘦。就这样拼命地作,内心却常常感到空虚,周末就在实验室上网。懒得去实验室时,就躺在沙发上,连续看几个小时的电视,直到不知不觉睡去。旅游、运动和音乐,都不能除去内心的孤独、彷徨、常被对未来的不可知所笼罩。

    初到UCR,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主席帮我安顿下来。他们夫妇请我吃饭,带我购物,那个周五就带我去参加他们的聚会,原来他们是基督徒。在那一年里,每周五晚参加在李教授家基督徒们的聚会是唯一确定愉快的事。我对他们饭前的祷告、饭后的唱诗歌、读圣经都没什么反感,尤其是诗歌的音乐很美,我很喜欢唱,但我觉得信主跟我没什么关系。虽然聚会不错,但有一种催人接受的“压力”,令一些新生表现出不安。我觉得有义务成为他们的代言人,就开口与基督徒们辩驳。尤其在开学前上山的福音聚会上,几乎是针锋相对的辩论。奇怪的是,虽然我一直在反驳,却一直喜欢去,这个聚会对我有种莫名其妙的吸引。这样去了将近一年,曾有一位弟兄,拍着我的肩膀说,“你可以受浸了。” 我觉得受了冒犯,几乎要打掉他的手,于是没有人再提此事。

    后来,继续在教室、实验室奔忙,在爬网、看电视中自责,在内心的苦闷中挣扎……经历了很多人和事,惟有周五的聚会是一周中最平安、最放松的时候。不知何时开始,我不再辩驳,反而常在大家分享圣经时呼呼大睡。醒来时听到几句,觉得挺有道理,心里喜欢,要再来听。但对受浸的事还是没想过。

    第一学年快结束时,我顺利通过资格考试的笔试。一方面我觉得,目标达到了很高兴;另一方面则感到心力交瘁,到了自己能力的极限,觉得人之上也许真有神。在一次聚会中,唱 “一棵果树,一道水河” 那首诗歌时,我特别地投入。“神在基督里作人食粮,基督成为灵供人营养;这无限之灵给我饱尝,我就将神全享! ”旁边的弟兄问我,是不是可以受浸了,我马上就说“好啊!”一转念,又改口说,等下个月上山时再作。从聚会回来后,又有些反复、犹豫,但心里觉得自己迟早还是要信主受浸的。

    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六日,在山上福音聚会中,弟兄们讲“有神”,说到神创造的奇妙,我心里有强烈的冲击、感动和响应,决定当天就受浸。受浸时,我只对神说,“我愿意来尝试” ,内心还没有完全顺服下来。但第二天早上起来,心里被全新的感受所充满,和一位弟兄读《晨兴圣言》,觉得每句话都很有味道。受浸后约一个月,听大家分享罗马书生命读经时,我心里忽然得蒙开启,有一个意念,“他们所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就在那一刻,我的心对主完全敞开了。从此,聚会越来越享受,亮光越来越强,对人生的整个看法也转变了。几个月后,读到路加福音十五章浪子回家的故事,我深深感觉一直寻找而不得的,现在终于得到了。神的家就是我一生该在的地方。“要回家!要回家!不愿再流荡!现在我要回到父家,永住父身旁!”心里的喜乐、满足和笃定使我知道,我开始有了正常的生活。

    我原本的个性反复无常,与人相处常常关系紧张,几乎与实验室里每个人都吵过架。一碰到有利害关系的事,就斤斤计较;最后没有人愿意与我合作。信主后,常被喜乐充满,就有同事问我,“今天怎么你这么高兴?”以前与同事相处中不能容让的,现在自然而然地让了,以至一位同事惊奇地对我说,“你改变可真大!”

    回想受浸前后, 虽然很多道理并不清楚, 自己也没有读过圣经, 但弟兄姊妹们的生活很吸引我。 他们每个人都有正常的工作、家庭,却又活出了一个不同于世人的生活。不知不觉中,我与他们的距离就越来越小。虽然从道理上、从知识上、从逻辑上很难接受圣经中的话,却有心来尝试,过这样的生活。“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这样一个愿意的心就开了信心的门。罗马书说到我们得救前,“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罗八17)实在是因着周围弟兄姊妹们活出来的爱给了我信心的鼓励和扶持,让我愿意来尝试。

    一经尝试,我的心眼就得开启,看见自己原是在黑暗中摸索,局限在自己里。感谢主!“但他们的心几时转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林后三16) 一个小小的“转”,遮蔽除去了,我就看见了。 (Albert)

“ 惊人恩典,何等甘甜,来救无赖如我!
前曾 失落,今被寻见!前盲,今不摸索!”

Enter list of recipients separated by commas: User names, Email addresses, Mobile phone numbers
Custom text to ad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