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就是爱

www.flyingeagles.org

神就是爱‏


初遇基督徒

    Zhi:我出生在四川的一个小城市,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家里没有一个人信主,对我而言,耶稣只是书本上读到的一个人名。父母的工作和我们的学习一直都很顺利,所以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寻求神。我从小不甘平凡,读书一直是名列前茅,自认为凭我的能力,只要努力一点,想要什么都会得到。大学毕业后,一面工作,一面准备托福。在朋友的帮助下,申请到了美国德州大学达拉斯分校(UTD)。

    在国内的时候,我就与学校的学生会联系,因为我会在开学前十天到达,而学校的公寓还不能住进去。当时,达拉斯召会的弟兄们通过学生会与我联系,说他们愿意免费提供这段时间的住宿。

    二○○○年八月我一个人远离家乡,来到德州大学达拉斯分校,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心里完全没有把握,感觉很不踏实。我在飞机上还一直想:接待我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意图?为什么免费接送、管吃管住?在资本主义国家不是没有白吃的午餐吗?但是当我到了他们家里,受到热情的接待,特别是看到他们家的墙上挂着圣经节:“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林前十三4),压在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心想,我大概是遇到了一班好人,因为国内大部分的人都认为,信神的人应该不会太差。因着住在接待家庭,也就随着他们去聚会。

    搬入学校公寓后,每日的三餐就成了大问题。去聚会可以吃到可口的饭菜,有时还可以带回家,所以我很喜欢去。随着参加聚会的次数增多,觉得弟兄姊妹那种喜乐和满足,是从里面自然流露的。这是我所渴望获得的。

    在国内时,我只想要一个学位,有了学位还想要有工作、房子、妻子……。当这些都有时,还是不满足,所以又来到美国。就象诗歌四百三十七首所说,“世界虽大,我心虽小,大者难使小者足;小小之心所需所要,惟有基督能满足。”

浸入主名

    Hualu:两个多月后,我也很顺利地到了美国。当时我不认识主,还认为是我的运气好。后来先生告诉我,是有许多弟兄姊妹在为我祷告。到达美国的那天晚上,我先生和召会的一位弟兄去机场接我。 因他另找的公寓要两天后才能搬进去,使我也有幸被接待。到了接待的家庭,接飞机的弟兄拿出东西来招待我。我悄悄地问我先生:“他是这家的主人吗?"他说,“不是。”我心里想,“他不是主人,怎么这么随便,没经主人允许就拿东西来招待我,并且放在什么地方都知道。”当时我并不理解,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接着我问了第二个问题:“主人去了哪里?” 他说,“去参加小排聚会了。”当时我不明白,心想:“美国的生活真丰富,周末还有party。”

    十点钟,主人回来了,我们开始聊天。他说,“夫妻本是一体的,你们刚来美国会比较辛苦,但你们应当在这段时期里共同来经营,共同来经历。” 当时我只请了七个月的探亲假,准备先来美国看看,如果条件不好就回国。而他讲的正是我心里的矛盾。他的谈话一下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就象我爸爸在对我讲话。第二天早餐时,我先生说,“他们会先祷告才吃饭。”我不知道为什么要祷告,只觉得好麻烦,这件事让我困扰了好久。早餐过后,我被带去参加主日聚会。一到聚会中我就听到唱诗、祷告、阿们声,感到很不习惯。带着满腹疑问,又因时差而头昏脑胀,很快地结束了我的第一次聚会。

    那时我们没车,无法出去,只有待在家里。有空我就拿出弟兄们送给我的圣经,当作一本故事书来读,借此打发时间。在我们所受无神论的教育下,怎样也不会想到人是用泥土造的。因着还没有信主,对圣经中许多的事还无法接受。

    后来,弟兄姊妹一直无微不至地关心照顾我们。和他们越接触,就越被吸引,觉得他们的生活是我所羡慕、所想要的,心里就产生要接受主的念头。但每当这个念头一起,就有另一个反对的声音来阻拦,所以那一段时间很挣扎,没有平安。十二月在一个校园聚会中,有一位姊妹要受浸,唱“信的故事”这首诗歌。当唱到“只觉得需要,不妨一试”,我心想:我需要,我愿意一试。聚会结束后,我们就邀请一位弟兄来家里,问了他许多的问题直到半夜十二点。他离开后,我问我先生:“我们要不要一起受浸?”没想到先生也正想要受浸。我们不愿消灭圣灵的感动,就赶快给他打电话。一决定要受浸时,心里真有说不出的平安和喜乐。

神家的爱

    受浸后我们过着读经、祷告、聚会的生活,并享受基督那追测不尽的丰富。在召会里有相亲相爱的弟兄姊妹,有真心关爱我们的属灵父母。我们实在能见证:惟有基督能满足。没有信主以前,我们一直在追求世上的事,但永远都没有满足的时候。因为在人的最深处有灵,而灵里的需要只有神才能满足。在和弟兄姊妹一起读经的过程中,我们里面的生命也渐渐长大,我们才知道,神在宇宙中有一个计划,就是要把祂自己分赐到人的里面,作人的满足。让人来代表祂、彰显祂。这就是:得着世界仍是缺如;得着基督就有余。

    受浸两周后,我们参加了“生命之旅”。这开阔了我们的眼界,并大大受益。无论走到哪里都受到圣徒们的接待,虽然互不相识,但与他们在一起就象回到家里一样。这些都是我们的家人,都共有一个从神来的生命,都唱同样的诗歌,说同样的话。何等有福,我们是神家中的一员。

    弟兄姊妹都是我们的亲人,有喜乐的事,会先想到和弟兄姊妹分享,遇到麻烦也会找弟兄姊妹帮忙。有一天晚上十点多了,我们的车在遇到红灯时抛锚,不知如何处理,天气又冷,我只有坐在车上等,我先生就打电话给一位弟兄。几分钟后,他急忙赶来说,“接到电话,我好紧张。车子坏在路中间,人不能坐在车上,因为后面的车可能会撞上来。”听到“好紧张”这三个字真是让我们感动。除了家里的亲人,还会有谁对你这么关心?

    二○○一年我们想要一个小孩,就向主祷告,主也垂听了祷告。在怀孕过程中,真是经历弟兄姊妹的爱。怀孕一个多月时,遇到一点情形,心里焦虑害怕,弟兄姊妹就来看望并为我们代祷。姊妹们提供她们的经验,也帮助我们在这过程中经历主。正如经上所说:爱里没有惧怕,完全的爱把惧怕驱除(约壹四18)。因着主的话,我们就不再惧怕,主也很快把这个情形带过去。怀孕期间,每次聚会我们还是参加,和弟兄姊妹一起唱诗歌,读圣经,祷告,这成了最好的胎教。二○○二年二月在我们孩子出生的第一天,弟兄姊妹就来看望。我们有个祷告:主啊,保守这孩子一生都走在你命定的道路上,保守他一生都活在召会生活里,这才是他真正的家。

    二○○二年一月,妈妈来美国看望并照顾我们。那时,正逢国内过春节,她因思乡之情整天唉声叹气。看到她这样,我们就为她祷告,并把她带到弟兄姊妹中间。刚开始她不太想参加聚会,信主就更谈不上了。但因着看见弟兄姊妹对我们无微不至的关怀与照顾,姊妹们又常来看望她,邀请她去作客,并向她讲说这位奇妙的耶稣基督,她的心渐渐对主敞开,并愿意去聚会。三个月后在一次家聚会中,妈妈信主受浸了。

    母亲信主后有了很奇妙的改变,唉声叹气被唱诗歌所取代,只要是适合她的聚会,她都尽量去,并且早早收拾好,就怕耽误聚会。她还参加了召会的初信班,对主的话非常渴慕。她回国前,一直和姊妹们有晨兴,并接受喂养,到二○○二年十月她回去时,彼此都依依不舍。妈妈回国后,姊妹们仍是经常打电话给她,令她非常感动。两地距离虽然遥远,但她并没有失去这份爱,没有离开这个大家庭。

    我知道,并不是因为我们可爱,这些弟兄姊妹才爱我们。他们是有从神来的爱,只有这样的爱是超越时空的。神就是爱。(Zhi / Hualu)

 

永远的爱已爱我,这爱借恩我赏识;
圣灵从上来吹着,为要如此来指示。
哦,这丰满的平安!哦,这神圣的欢乐!
在这不息爱里面,我是属祂,祂属我。

头上之天何蔚蓝,四周之地也青绿;
有一景色更鲜艳,无主之目从未睹:
鸟鸣变为更音乐,花美使我更快活,
自从我心能领略:我是属祂,祂属我。

有事曾使我惊恐,今不再扰我安息;
靠在永久膀臂中,枕在爱的胸怀里。
哦,愿永远卧于此,忧疑、自己,全逃脱,
当祂柔声地指示:我是属祂,祂属我。

我是永远只属祂,谁能使祂与我分?
祂在我心来安家,有福 、安息满我心。
天地可以都废去,亮光也可全衰落,
但主与我永同居,我是属祂,祂属我。

Enter list of recipients separated by commas: User names, Email addresses, Mobile phone numbers
Custom text to ad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