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啊!我这一生在于你

www.flyingeagles.org

     八年前的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天能为这位神作见证。这正是“在人所不能的事,在神却能”(路十八27),也正如经上所述:“祂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祂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赛五五9)

     一九九四年九月,带着万丈雄心,我开始了在美国求学,也追求人生的生活。我清楚地记得,接待我的第一个家庭是一对基督徒夫妇。要去的这所大学也很特别,是所基督教大学。从日后的接触上讲,我对他们颇有好感,也参加过聚会。但一谈到信基督啦,救赎啦,我内心总有一个拦阻。一方面,从小成长的背景和所受的教育给了我强烈的无神观念。更重要的是,我认为当时的我,是有理想和抱负的,是有人生意义和目标的,并且正在一步一步实现我人生的价值,而信主这类事对我来说是虚无飘渺的,会浪费时间。

     神爱我,也有忍耐。祂给了我足够长的时间,由着我去运用自己的心思、能力为前途盘算,为学业拚搏,当然也是在躲避祂。

     两年后,因着更改专业,我转学去一所州立大学。搬家那天,一群基督徒朋友自愿组成车队,开了两个半小时,把我一家送到目的地。应该说,那次转学对我个人学业、前途是向上进了一层。照我估计,三年内可以拿下两个硕士学位,并且我选择的两个专业,包我能找到不错的工作(反正这个不行,那个还行呢!绝对保险)。这样,随后事业、身份、经济等等问题,都会随之改变。

     然而,事与愿违。这个愿违,不是象写小说那样,为了抓住人好奇心,故意插进了一个情节。这个愿违,实在说出世事难料。人的本意都是求一帆风顺,但你知道吗?当人生行走在与一个源头、与一个根本慢慢脱节时,你就离开了一种特别的保守,一个平安的承托。好象你越走越远时,越走越高时,会慢慢觉得吃力,觉得挣扎,觉得原来明确的前途突然间变得暗淡不明了。当然,对于可能出现的困难,出国前是有心理准备的。我也读了不少象弗洛依德,这样的心理学书,对文学、哲学、音乐和体育也有爱好和领悟。可是,你知道吗?这些东西拿到现实中,开头还行,日子一长,就显得穷于应付。就好象我为人生选上了一个筵席,但酒提早用完了。于是,生活中有了起伏,与现实有了碰撞。慢慢暴露出我内心那片空虚,那种急功近利,投机取巧的人生态度,待人处事也显得急躁而张狂!

     三年末了的那个学期,几件原先看不起眼的小事汇成一件很大、很大的事件向我“砰”的一声压来。什么事呢?学期结束时我的那位教授给了我一个“F”!那时我已在西雅图一家计算机公司工作,学位估计也快到手。你说他那个时候给我一个“F”,对我意味着什么?照人的说法“你小子这次是死定了,你晓得吗?”我没路了,作学生的一切都没有了。我那时非常不甘心,非常挣扎!我甚至到学校与他们理论。人的办法都使尽了,还是没用。最后,只好把刚开始几个星期的工作放下,开车回到学校。我那时真是进退两难啊!那一天,整个空气对我来说是凝固的,我的人生彷佛静止了。五年的辛苦,转眼成空。人一下子好象被一个什么东西折断了、抛弃了。

     六月十四日,我一生难忘。白天在外就象流浪,也没胃口吃饭。晚上回家,一身疲倦。我那时不知怎地随意打量一下我的家…,哦!原来住得那么简陋。又端详一下我的太太…,她脸苍白,她整个人被我的事件牵连进去,心里好象在淌血,十分痛苦。我又看看我的孩子…,她好象一下子长了五岁。我那五年好象没有怎么去管她!我那五年把什么都扑在了学业上。什么家庭生活啦,没有!什么喜乐啦,没有!那一刻是我一生最苦闷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委屈。也在那时候,我觉得我没有了理想,没有了能力,我的前途不见了,我人生的路一下子走到尽头了。

     五年前,我不是雄心万丈来到美国吗?五年后,我竟不知该往哪里去!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什么样的人呢?那年转学找房子时,正好碰到他,人很和蔼,凭当时的感觉,他一定是个基督徒。我那时的整个情形,已经影响到我不能再去想我以后在美国还能做什么?而是在想,我这一生还想做什么?我到底是谁?我到美国来为着什么?我将来又往哪里去?我知道要了解这些问题,我那班朋友是不行的,非得那个人不可。但是,我不知道他当时住在哪里,只记得当年分手时,他给过我一个联络电话,我太太不知把它写在什么地方。我对太太说:“就是翻箱倒柜,也得把那个号码找到!”那已是晚上十点了。最后,感谢主,还是找到了。一个电话过去,几分钟后他就到了―好象他就是等着我的。

     那个晚上,我们谈了许多,人生啦、将来啦,然后谈到基督。我就问他:“到底基督是什么?”他说了许多,其中有一句我还记得。他告诉我,基督是一个人位,基督是个活的人位,祂是有着超越生命的人位,值得你用一生来追求。“何以见得?”我似乎想要得到什么证据,他就向我讲了些经节。我以后才知道,那是约翰福音第四章,说到主耶稣遇到一位撒玛利亚的妇人,她正好出来打水,主似乎对这位妇人讲:“别看你是打水的,人若喝你的水,还会再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便永远不渴!非但不渴,他里面还会成为泉源,直涌入永远的生命!”哦!这些经节就好象一道光照进了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那个我,我对自己说,你可能日后会东山再起!但你东山再起,还会有失败,你东山再起,还会有跌倒。就好象人这一生在不停地喝水,喝了会再渴,渴了再喝。可是,你要注意噢,你喝的这水啊,是喝对了,还是喝错了,你喝的是什么水?你若喝主耶稣所赐的水,就永远不会渴,你若得着主耶稣这个人位,你就不会再跌倒。因为,祂是你一生的把握,一生的扶持。

     “那么,我怎么才能得到你说的那个水呢?”“浸入祂!”说话时,已是半夜十二点半(第二天凌晨)。我说:“既然这样,我就不要再等了。祂等了我五年,我现在就受浸吧!”我让姊妹帮忙把家里的浴盆放上水,我跳进…。当我出来的时候,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舒坦。我那时的日子过得暗无天日,可是从水中出来后,我立刻觉得轻松了。好象脱了一生缠累,里面有了平安,脸上也有了笑容,那一夜我睡得非常踏实,这位神已经把我的一生启示出来了。首先,祂使我认识了我自己…,我是谁?我是这位主在创立世界前就已经拣选的,并在母腹里就被分别出来的儿女,我是祂造的器皿。我这个器皿若不盛装神,我怎么会有满足,怎么会不失败,不空虚呢?另外,我对我人生有了个清楚的看见…,外在的、物质的东西,真不值得我去倾力追求。人生真正的价值,乃在于里面那个超越的价值,那个永恒的价值。再有,这位神重新调整了我的人生态度,调整了我的生活、我的作息,以及我与周围的人、与事物的相处关系,也将我这个人调进了召会生活。

     非常宝贵的是,我在这过程中,一直经历主变水为酒的神迹。我不是说,我人生的酒用完了吗?受浸后,我的事情没有结果,难处并没有过去。可是,这位神,一步一步地把我带过来了。在主的保守中,因着享受祂的生命和过召会生活,我重新得到我的学位、工作和身份。神又把我一家,从达拉斯带到西雅图。神不但这么恩待我,还又给我添了二个儿子,我现在有三个孩子,每当回家,看着我的孩子,看着我的家庭,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激。我想起创世记三十二章里,雅各在雅博渡口,因怕他的哥哥杀害他,向神有个感谢和求告的祷告。他说:“神啊,你向人所施的一切慈爱和信实,我都不配受得。当初,我仅以我的杖过这约但河,而如今,我却成了两队。”我想,我们这些留学生当初来美国,不就带着几个箱子吗?就象雅各拿根杖过约但河奔跑前程。虽然都有千辛万苦,可现在我有了自己的两队。问题是,这两队到底为着什么?雅各当时未必知道。感谢神,我知道。因为神启示了我…,我这两队是对应着天上的两队。天上的两队有神的经纶、神的心意,地上的两队是在作神的见证。天上的两队,有神的计划,神的保守,地上的两队有神的行走。

     “创造宇宙和其中万物的神…,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万人,…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时期,和居住的疆界,要叫他们寻求神。其实祂离我们各人不远,我们生活、行动,乃至我们的存留都在于祂。”(徒十七24-28)  (吴弟兄)

在此乃是无边平安,乃是无比喜乐,
不再忧愁,不觉孤单,完全是安息,
爱何甘甜,交通何欢,处处都是诗歌,
阿利路亚,这是荣美之地。
今我登巍巍高山,在光天化日之中,
今我饮滚滚活泉,长年涌流无终,
今我得丰富,地满乳蜜,路滴脂油,
恩重重,乐哉!今我居荣美之地。

Enter list of recipients separated by commas: User names, Email addresses, Mobile phone numbers
Custom text to ad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