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枝在珍树上

www.flyingeagles.org

接枝在珍树上

我大学就读于国内一所以出国率高而闻名的学校。毕业时,我的成绩在全系排名第一,并获得象征全校最高荣誉的郭沫若奖学金。很多与我一同获奖的同学拿到了美国哈佛、斯坦福、普林斯顿等名校的全额奖学金,纷纷出国深造。我因为在农村的父母身体状况不佳,让我倍感担忧,所以我不得不放弃出国的机会,留在国内读硕士研究生。

后来我发觉,在大城市读书仍是离父母很远,一年也只能探望他们一次,这和在国外没什么不同。于是,读完硕士研究生后,在父母和亲友的鼓励下,我决定出国留学。我对在国内读硕士时所研究的方向很感兴趣,发现美国耶鲁大学有相似的研究课题小组,所以就申请来到这里。

莫名的平安

二〇〇五年六月底,我在开学前两个月来到耶鲁。人在异乡,周围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很陌生,租房、吃饭、上网、交通样样举步维艰。由于对新环境不适应,我备受旧疾胃病的困扰,与家人通话时牢骚满腹,以致他们对我十分挂心。

有一天下午,我碰见导师与一位学生一起读圣经。他们看见我,便邀请我参加周五晚上的聚会。第一次去聚会,我就感觉在座的人都很喜乐,也很可爱。他们所唱的诗歌与我平时听的歌很不一样,唱完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平安。

一位年轻弟兄给了我一本《人生的奥秘》,我读完后,觉得人是由灵、魂、体三部分构成的说法很有道理,但对于人的灵这部分并不清楚。会后我一路唱着诗歌回到家,给在国内的妻子打电话。她好奇地问我:“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打电话时竟没有向妻子抱怨,而是内心被一种幸福的感觉充满。

不久之后,在一次爱筵中,一位英语弟兄关切地问我,是否已经接受了主耶稣?我摇摇头。他就带着我祷告:“主啊,我愿接受你进到我里面!”弟兄姊妹听见非常高兴,并且为我祷告,鼓励我受浸。可惜我当时很紧张,加上被固有的观念所影响,就拒绝了他们的提议。

可是主没有因此而忘记我,更没有放弃我。祂把我放进了耶鲁众弟兄姊妹的心里。他们纷纷邀请我去家里吃饭,不断地牧养我、为我祷告,使得我原本紧闭的心慢慢地向主打开。

人是神的器皿

有一次一位弟兄告诉我:“就象水瓶是器皿可以盛装水一样,人也是器皿。我们被造是为了盛装神,并享受祂作我们的满足。”我虽然不能完全明白,可是那句话却深深地留在我心里。后来有一次唱诗歌时,我被歌词中不争的事实所震惊:“世界虽大,我心虽小,大者难使小者足”,那时我才领悟那位弟兄的意思。

的确,我们都曾试图用世上各样的东西,来满足自己一切的需要。然而即使我们外面有了学位、金钱、名利,在最深处仍是若有所缺,因为人只有盛装神,才能有真实的满足。

开一个切口

两年前妻子利用休假来美,我也带她一起去聚会。就在她回国前一晚的聚会中,一位弟兄对我们讲受浸的意义。他说,神就象一棵树,我们是枝子。枝子要接枝到树上,双方就要开一个切口。照样,我们若要接枝到神里面得供应,双方都要开一个口子。

今天,神已经完成了祂的那一步─成为肉身,钉死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流出血和水。我们为了能接枝到祂里面,也需要“开一个切口”,就是借着信而受浸,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当两个切口接在一起时,我们就开始与基督长在一起,并能接受、吸取祂那丰富的生命汁液。至此,我对受浸的意义豁然开朗。当晚我和妻子决定一同受浸─开一个切口,被接枝到基督这满了丰富生命汁液的树上。

呼求主名操练灵

我的导师是主里的一位弟兄。我得救后,他每周四下午陪我一起读初信成全的材料。借此,我认识了神完整的救恩、神圣三一和基督的身体等基本真理以及呼求主名、祷读主话等生命实行。不过,我因受到东方文化的背景和自身专业的影响,只是把这些当作客观的知识来接受。

有一天,导师请我和另外一位学生去他家吃晚饭。在车里他带着我们呼求主名,刚开始时我只是习惯性地低声细语,在他一再地鼓励和帮助下,我终于把声音和灵都喊出来了,“哦!主─耶─稣!”在一遍又一遍大声地呼喊主名中,我第一次感到了操练灵的喜乐。原来我们的灵和我们的口是奇妙而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

二○○六年八月初,我参加了新泽西一周成全训练。在那里我认识到,我们需要不断地与主有彻底的交通,才能蒙光照,向主认罪,并将自己完全地奉献给主。休息时,我打电话给妻子,迫不及待地与她分享我的感受。从此,我们的通话不再满了远隔重洋的痛苦,而是被从天上来的喜乐所取代,主耶稣成了我们谈话的中心和内容。

甜美的召会生活

接下来的两年,我一直在享受甜美的召会生活。虽然对主的信心也曾起起伏伏,但是主用祂足够的恩典和甜美的爱浇灌我,使我里面神圣生命的种子慢慢发芽、长大。以前我遇到不顺心的事,比如实验不顺利,总是十分沮丧;但如今每当我从内心深处呼求主耶稣的名,那灵就给我奇妙而及时的供应!很多时候,我情不自禁地唱起诗歌“主啊,我爱你!”然后就满了平安和喜乐。

由于我从小到大读书成绩一直很好,所以容易骄傲。认识主之前,我甚至认为骄傲是理所当然的。后来通过读圣经,才知道撒但背叛神的起源就是因着骄傲。当人类的始祖─亚当堕落时,撒但进到人里面,成了人里面的罪性,同时背叛、骄傲的元素也都进来,所以人生下来就会骄傲。

圣经说,“神抵挡狂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彼前五5下)。在主话的光照下,我认识到骄傲使我的心坚硬,神的话对我便只是字句,而非生命。通过与主的祷告和认罪,每当我的旧人想要骄傲时,里面就有一个声音提醒我,暴露我,让我慢慢认识并活出谦卑的实际。奇妙的是,这不是靠着我咬紧牙关努力去作到的,因为“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二20)。

生机的变化

由于妻子舍不得放弃在国内很好的工作,所以迟迟未能来这边陪读。弟兄姊妹和我一直为此祷告,希望她能早日来美国。她自己也祷告,求主坚定她的信心,放弃对这个世界的追逐,而来享受召会生活。蒙主怜悯,终于在二○○七年的感恩节,主把她带到了我这里,也带到了祂这里。

她刚来就参加了在波士顿举行的感恩节特会。特会结束后,我们回到家里已是深夜。令我惊讶的是,来美之前很少读圣经的她,竟然不顾疲累,立刻打电话给她在国内的妈妈和姐姐,按照信息大纲细细地与她们分享。我听到她对家人不厌其烦的讲解,知道主的话正一点一滴地进到她里面。我深受鼓励,心里充满感激,不禁向主祷告:主啊,感谢你给她一颗对你敞开的心,求你继续保守祝福她!愿你的话对她永远是新鲜的!

感谢主,祂听了我的祷告。主不仅给她一颗柔软的心,还给了她充足的时间来读主的话。在不到五个月的时间,她读完了中文的新旧约圣经。现在她开始进入英文旧约圣经连同注解的丰富,已经读到了利未记。我平时学习、工作很忙,没有太多时间读圣经,妻子就利用吃饭时间,与我分享她每天读主的话及注解中最享受的部分。

妻子有一天问我:“你知道你现在的脾气与以前大有不同吗?”她说,“你真的变了很多,不再是以前那个急躁的旧人了。”听到她的话后,我重新审视自己。是啊,经过两年的召会生活,我原来急躁的脾气竟然被主磨去不少。我并没有刻意地想去改好,而是被神的生命和性情慢慢构成。感谢主,借着我脾气的改变,妻子在我身上看到了一点主变化的工作,这也让她对主更加渴慕。

接主到船上

一次主日聚会回来,我对妻子说,“在主里和不在主里真的差别很大啊!”她说,“不只差别很大,一个是光明,一个是黑暗,两者完全不同!在主里是一个活在爱里、行在光中的新生活!”

人的一生如同在海上划船,常常是逆风而行,很容易遇到困难而沮丧。约翰福音六章二十一节的注解说,我们需要将主接到我们的“船上”,就是接到我们的婚姻生活、家庭、学业、工作里,好在我们人生的旅程中,与祂同享安息。我们一路上有神的同在,才能过平安、喜乐、和谐的生活。(Qian)

Enter list of recipients separated by commas: User names, Email addresses, Mobile phone numbers
Custom text to ad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