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弦欢奏永不歇

www.flyingeagles.org

心弦欢奏永不歇

 


    我(Lily)来自广州这个大城市。自小生长在一个干部家庭, 但从小逢年过节就得跟着外婆烧香拜佛、祭祖求福。一方面接受国家普及教育,另一方面又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 因这缘故, 我相信科学也相信有神。但那时候我所认识的“神”是五花八门, 各有各的名堂。由于我性格内向又是独生女,常有很多的心事无人诉说,就向天倾诉,说完倍觉舒畅。每当我望着广阔的天空,内心深处就觉得,天上一定有一位主宰万物的神。

    我在国内求学和工作中,所遭遇的一切人事物,让我看见了人的软弱。因着外婆病逝,一位同学车祸丧生,一位同事吸毒死亡,让我感到人的生命原来是如此短暂而脆弱,更觉得人生的无奈。世事多变,人无法操控,生命更不在我们的手中,而无人能逃离死亡的命运。难道人在世上忙碌奋斗一生,换来的结局就是死亡吗?我想,即使让我一生过得飞黄腾达、荣华富贵,又怎样呢?那也不过是黑夜中的烟火,辉煌一时,转眼即逝。哪里才有值得追求,又有永恒价值的东西呢?

    八年前,我和家人移民到了美国。刚来时,我以为这里的生活和国内不一样,可以让我忘记已往的一切,重新开始寻求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可是不久我发现,这里的人也是一样追求学业找工作,然后结婚生子,退休养老,最后等着入土为安的那一天来临。看到这样的生活、这样的世界,我心里只有叹息和无奈。

    象大部分新移民一样,初来美国只能一边打工一边读书。我第一分工作是小餐馆的服务生,从下单到出菜,收拾碗筷,一人包办。生意特好人手又不够,我从早忙到晚,累得半死,连读书的时间都没有。每天象机器人一样重复作同样的工,再加上我天生慢性子,手脚不快,老板娘的脸色就不用说有多难看了。就在这种痛苦又无奈的情况下,餐馆里的一位信主的弟兄把福音传给了我。

    刚开始时,我很排斥福音。我告诉这位弟兄,耶稣是外国人,是外国人的神,我是中国人,我信中国人的神。但这位弟兄仍是不厌其烦地与我分享他对主的经历和圣经的话。有一天,他说到他所信的这位神,是没有民族、疆界之分的,因为祂是创造宇宙万物的真神,神只有一位,除祂以外没有别神。这句话开启了我,也转了我的观念:“神只有一位,除祂以外没有别的神,祂是创造宇宙万物的神。”我想难道耶稣就是我常望天向祂诉说心事,祈求祝福的那位主宰者吗?突然间,中国民间的那种多神论观念也消失无踪了。对于“只有一位神,是惟一的一位”,这话听了心里很踏实,内心深处满了确信。我对福音就开始敞开,愿意再听下去。

    他又对我说,神造了人本来是美好的,但后来人不听神的话,吃了知识善恶树的果子,撒但罪的性情就进到人的里面,败坏了人,使人堕落离开了神。神是圣的,是义的,人却因罪与神隔绝了。但这位神是爱,祂没有因此就放弃人,反而祂亲自成为一个人,名叫耶稣,为我们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满足了神公义的要求,祂流出的宝血洗去我们一切的罪,叫我们与神和好,并且把祂的生命赐给我们,使信入祂的人得到永远的生命。弟兄问我:“你愿意接受祂作你的救主吗?祂正在你的心房外叩门,只要你愿意向祂敞开,让祂进来,就会知道祂是真实的。你不妨一试,向着祂认真地跟着我作一个简单的祷告,好吗?”

    我听了这番话,再没有拒绝的理由,怀着不妨一试的心情,就跟着他祷告。当我祷告到“主耶稣,我是个罪人,你为我死在十字架上,你流出的宝血洗净我一切的罪,赦免我一切的不义”, 那时我深深意识到,我实在是个罪人,从小到大不义的行为,心思里的污秽与邪恶、谎言、嫉妒、怒气都证实,我是一个罪人。这位创造主竟然为了我这个微不足道的人,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当时从我内心的深处,升起了一股充满爱的暖流,从里到外,全人都被这位救主的爱所包围,充满并浸透了。这种被爱的感觉多好!

    祷告完,我里面满了喜乐和平安。这种喜乐是我从来没有过,是从内心深处涌流出来的,无法用言语表达。这种平安象是吃了定心丸,里面感到踏踏实实。平时那种因外面人、事、物而有的压力及烦恼、空虚、和无奈,以及对人生的种种疑问,似乎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我觉得我被释放了,自由了!

    后来那位弟兄送我一本圣经,并告诉我,祷告就是跟主说话,什么事都可以跟祂说,祂是听祷告的神。就这样,我开始有了祷告生活,有空时也读读圣经,但许多时候却不太懂。

    过了不久,一位亲戚介绍我另外一分文秘的工作,我就离开了餐馆。这分工作比以前轻松多了,还有时间到学校读书。这时候,我开始想多认识一点关于主的事情,就想到教会去。当时我所在的附近有许多间教堂,心想该去哪间呢?我不愿意自己去找,就对主耶稣说,如果你是真实的,就带我到一个可以让我真正认识你的地方去吧!我说了这话,就把找教会的事交给祂了。

    有一天,我特别早就到了学校,教室里面没有几个人。我看到一位同学在读书,就走过去跟她打招呼,随便问了一句,你在看什么书?她说,是圣经。我就很有兴致地与她聊起来。原来她是基督徒,刚从中国来美国不久。她先生的朋友介绍她到教会去,就这样,这位姊妹把我带到了柏克莱召会。

    我的第一次聚会是在主日,到了那里我以为走错了地方,因为那里不象是教堂,也没有十字架挂着,倒象是个图书馆的大房间。里面坐满了人,大家围着一张桌子,四面坐着。但最吸引我的,是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满了亲切的笑容,还有那一首首悦耳动听的诗歌。我很喜欢这样的聚集。会后,有一位姊妹送我回家,她得知我已信主,就鼓励我说,“信而受浸的,必然得救。”(可十六16)信与受浸是接受神完整救恩的步骤。

    那时,我借着简单的信,就答应受浸。星期五晚上,在一个家聚会里,我受浸归入主名,开始了在当地的召会生活。 主带我进到神的家,弟兄姊妹象云彩一样地围绕着我。他们爱主的心和对主的单纯,常常激励我向前。弟兄姊妹之间的爱也深深地感动我,使得本来是独生女的我,不再觉得孤单。

    在召会生活里,跟着一班爱主的弟兄姊妹一起追求神的话语,圣经渐渐向我开启。我过往种种的遭遇和经历而产生的疑问,在圣经里也得到了解答。例如:人是什么人?是罪人(罗五8)。人为什么会有死亡?罪的工价就是死(罗六23)。哪里有永远不变的爱呢?神就是爱(约壹四8)。哪里才有值得追求又有永恒价值的东西呢?在基督里(约壹五11)。

    最后,我借用这首诗歌来表达我信主的经历和感受─单纯的信托:

    为这一天,我献感谢,
    全人在此交托与主联结;
    祂是生命活水,使我满足欢畅,
    从我灵里向外流淌,将我溢漫且从我显彰。
    无须忧虑,无须怀疑,
    为寻求祂的国和祂的义,每天都有需要,
    凡事向祂诉说,祂赐平安深且广阔,
    时时保守使我永稳妥。
    常常喜乐,不住祷告, 凡事谢恩无何比这更美好;
    主是永活源头,作我一切供应,
    凡我交托在祂手中,祂能保全一直到路终。  

    我(Hou)在广东中山农村长大,父母亲是勤劳的农民。童年的我喜欢爬山、爬树和在田地里跑,真是无忧无虑。十三岁读完小学后,全家移民到美国加州奥克兰。一来美国就开始读七年级,因为我只学过英语字母,所以学习很吃力。放学后父母亲不让我出去,大部分时间我只能待在家听英语磁带学英语。

    刚到美国时,妈妈在一家面条厂,一周工作六天半。父亲在一家杂货店,一周工作七天,如此才能维持家计。这时候,我开始感受到生活的压力。

    高中时的我,是一个十分安静的男孩,语言的障碍使我不喜欢与同学谈话。高一时我加入了学校的围棋社团,幷且十分迷恋围棋。我买书来研究它,很快在这方面表现得很突出,可与我的数学老师,也是围棋社团指导老师瑞克先生并驾齐驱。高三时,生活外面平静,但我里面一直在寻找、求问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为什么生存在这世上?许多事为什么是这样?……有人说,人生就是过一种快乐的生活;有些说,是结婚、生许多孩子;有些则说,找个好工作、环游世界……。对这些回答我并不满意。

    每当我仰望天空,意识到宇宙的浩大,我的渺小,内心深处感到虚空无比。当时,我常常借着读许多科幻小说,来填补我心中的虚空。突然有一天,有人来叩门传福音。我让他们进来不到十分钟,他们就被父亲赶了出去,父亲并说,“我们不相信任何事情,只相信自己和谋生的能力。”但就在这短短的十分钟内,他们告诉了我:有神!是神创造了宇宙。这话在我里面种下了一个种子。

    后来,我到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读书,成了我人生的重要转折。大一时,我加入了社区的围棋俱乐部,一有空就去玩。另外,也认识了一些基督徒朋友,他们屡次向我谈到神并邀我去聚会,我都一一谢绝。不是因为我不相信有神,而是因为在内心深处知道有神,如果我要相信祂,就要绝对地跟随祂。

    我虽知道点关于神的事 ,但我担心如果去聚会后,更多了解到关于神在作的和祂对我的目的,我就得放弃一些嗜好,改变生活方式。但是神一直在寻找我并在环境中作工,使我认识人的有限。我在学业及其它事上,虽然十分努力,却总不尽人意。经过许多挣扎后,我终于降服于主,和我的同学一起去了他们的聚会 。

    第一次聚会后,我开始每周都去参加周五晚上的校园聚会。我说不清楚那里有什么吸引我的─或许刚开始是好吃的食物。 因为我住在宿舍,吃厌了宿舍的食物。但有一点确定的是,我喜欢去那里听他们讲神,也愿意与他们在一起,因为他们是非常关心、有爱心的人。

    三个月后,我对圣经还不知道太多,但在内心里,主对我变得非常真实。放暑假,我回到家中。很巧的是,在戴维斯邀我参加周五聚会的一位同学,也与我同住在一个城市。有一次,她邀我去参加一个爱筵及福音聚会。当时,我非常地挣扎,因为在家时,我很少出去玩或在外面用餐。因此我告诉这位姊妹,我不敢把去参加福音聚会的事告诉父母,她就鼓励我来到主的面前把这件事交给主。祷告以后,令我吃惊的是,父母竟然同意我去参加聚会。

    在那天聚会中,所唱的诗歌,非常触动我心 :

    我生命有何等奇妙的大改变,
    自基督来住在我心;神荣耀的光辉,
    照耀在我魂间,自基督来住在我心。
    (副)自基督来住在我心,自基督来住在我心;
    喜乐潮溢我魂,如海涛之滚滚,
    自基督来住在我心。

    我享受这首诗歌,并且非常大声地唱,尽管我不识谱。当我唱到“喜乐潮溢我魂,如海涛之滚滚”这一句,我似乎被圣灵充满,喜乐难以言喻。会后,有人问我是否要受浸,我很自然地回答,要!接着,弟兄姊妹就为我祷告,他们也带领我祷告,让主破碎我外面的人,充满我的灵。在受浸时,听着弟兄姊妹们为我祷告,我感觉自己就在主的面前,主是如此的近。赞美主,一九九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我浸入了父、子、圣灵的名里!

    受浸后一个月,我参加了大学生训练。在那里我度过了一段奇妙的时光,和许多弟兄们一起呼求主的名,祷告享受主的丰富。训练结束时,我虽然不清楚什么是享受主,但在整个训练中我都被这位可爱的主所吸引,从前那种虚空的感觉消失了,心里感觉满足欢畅。

    从训练回来后,我灵里火热,开始对我的弟弟讲说主。起初他不想听我讲,但我不灰心。仍然一面祷告,一面不停地对他传讲。感谢主,主是听祷告的!不久,他接受主并受浸了。

    因着享受主,我生活的口味也渐渐地在改变。空闲时我不再去围棋俱乐部,而是去召会聚会,喜欢和弟兄姊妹们在一起追求基督。大四时搬到弟兄之家,和弟兄们一起追求真理,更在生活上建造在一起。

    大学毕业后,我开始工作并在当地过正常召会生活。结婚后,我和妻子一同追求认识基督,以基督为我们生活的目标。我们在婚姻生活中,常常学习经历基督的死与复活,学习以基督为我们的满足。 (Lily / Hou)

    我罪恶的捆绑,从里外全脱落,
    自基督来住在我心;
    我肉体的情欲,也不能再迷惑,
    自基督来住在我心。
    我流荡已止息,不再感人生空,
    自基督来住在我心;
    主甜美的安息,时满足我情衷,
    自基督来住在我心。
    往日事都已过,永不再恋旧途,
    自基督来住在我心;
    那有福的盼望,吸引我奔义路,
    自基督来住在我心。

Enter list of recipients separated by commas: User names, Email addresses, Mobile phone numbers
Custom text to ad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