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辑与信仰

www.flyingeagles.org

逻辑与信仰


-访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李弟兄


       1、可否谈一点你在美国生活和工作的经历?

       我于一九七五年在UC San Diego得到数学博士后,到芝加哥附近位于 Evanston 的西北大学任教职。那时我刚结婚两年。一年后在西北大学紧邻买了一幢又老又破但很大的三层楼房。大加整修之后,有十多位英语的弟兄们住进来,一起生活,非常有趣。那时弟兄们很能吃,买肉要到乡下买一整头牛的肉。


       七八年到UC Riverside任教,迄今已二十六年。我现在是UCR统计系教授兼系主任,也是国际数学统计学会(全球会员近三千人) 的资深会员 (Fellow of the Institute of Mathematical Statistics) 之一。 曾任两份专业杂志编辑(Journal of Multivariate Analysis) 五年, 及副编辑(Journal of Time Series Analysis) 十年。


       2、你什么时候开始对科学发生兴趣?

       家父是在中国五四运动时代的人。那时候的说法是,中国需要“德先生”(Democracy)和“赛先生”(Science)。所以,从小我就受教育说,科学造福人群,可以解决许多的问题……等等,也自许要做一个科学家,要科学救国,我想,科学的确很有用,也就以科学为我生活的目标和意义。


       3、听说你年轻时也涉猎哲学?

       是的,当我慢慢长大,上了中学,就开始对人生产生许多的疑问:到底我们人是从哪里来,将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人生的目的在哪里?


       我还记得,在中学的时候,跟同学办了一个读书会,讨论人生的问题。我们到图书馆借了很多哲学书,来在一起讨论,却都没有得到一个真正的答案。但这并不是说,这些书对我一点启发都没有。我的结论是:所有这些哲学都好比瞎子摸象,仅能摸到问题的一部分,而无法有一个整体性的认识。


       4、那科学是否对你的探索有帮助?

       我后来上了大学才发现,人生的问题不在科学的范围之内,科学是没有办法给我答案,因为科学所涉及的都是关于物质方面。那些关于人心和灵方面的事,特别是宇宙的来源,人生的意义及归宿和永恒的事情,科学几乎是无法给予答案的。


       5、请谈谈是如何信主的?

       我常说,我的得救好像是“无痛生产”。在大一时,一个同学早晨带我读圣经。那天读的是诗篇第八篇第一节,“耶和华我们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你将你的荣耀彰显于天。”我觉得很美,非常喜欢,就开口读,耶和华我们的主啊!那是第一次呼求主名,没有挣扎,就信了,非常简单。


       6、在你个人的经历中,你的信仰与你从事数学研究有无冲突?

       我的信仰并没有拦阻我继续对科学的追求,反而对我追求科学有帮助。这怎么说呢?你看,神造这个宇宙是有目的,造得很奇妙,并且用许许多多的自然规律使宇宙的运行井然有序。这些规律,不管是物理的、化学的、生物的,都说出这位神的本性是怎样。我在探索这些规律及现象时,就能够实实在在认识这位神的伟大,以及祂的创造是何等有目的,有意义。我在发现,认识,欣赏这些规律之美时,就能体会祂为我们预备一切的美意和爱心。


       所以,对我来说,科学与信仰没有一点矛盾。反而,我觉得,追求科学也能帮助人认识神。


       7、许多人认为信耶稣基督不符合科学逻辑,你以为如何?

       逻辑是数学的基础,如果没有逻辑,整个数学理论乃至人的思维就没有根据。逻辑要求,一个系统一定要有一致性,一个叙述一定要有可确定性,可以被证明是对还是错。不可以相互矛盾。数学有一个议题,叫悖论。里面有许多逻辑问题,经过许多讨论,到现在没有完满的结果。我举几个例子,说到我们的逻辑。


       有个例子讲,村里有一个理发师,他替村里所有不给自己刮胡子的人刮胡子。这是个很简单的叙述,但是产生了逻辑上的矛盾。请问那位理发师给不给他自己刮胡子?答案是什么?他若给自己刮胡子,他就应该不给自己刮胡子;他若不给自己刮胡子,作为这理发师,他就要替自己刮胡子,因为他是给所有不给自己刮胡子的刮胡子。这就是悖论。问题在哪里?问题产生于self-reference,就是它回到自己,以自己为参照来分析。


       一个问题涉及到全面性,在逻辑上它自己马上成了问题。同样,人的逻辑应用到神的这方面,也会出现问题。因为在定义上,神是包罗万有的,是第一因,也是最终的。一提到神,在人的逻辑上就会产生悖论。有人说,神的概念不合逻辑,无法用逻辑解释。我就回答,我们没有办法用逻辑解释神,因为在人所定义的范畴内,我们的逻辑已经不合逻辑,逻辑的本身已经产生了悖论的问题。在神有逻辑,但逻辑不全然涵盖神。


       逻辑的另一个问题是:是否所有的问题都能够得到确定的答案。 二十世纪一个最有名的逻辑学家叫Godel,他曾证明了一个有名的定理。设定一个数论系统(如数字1,2,3……),用之作出一套公理系统。有公理加上定义就有定律,定律加上假设成为定理。他证明,在这样一个系统内,一定存在一个叙述,在这个系统内无法证明是对是错。然后,把这个叙述定为公理而把这个系统扩大,他又证明,在这个扩大的系统内,又存在无法证明对错的叙述。就是说,即使在我们人最严谨的数学公理系统,也存在有一些问题是没有办法决定是对还是错的。

       今天我们研究问题,也只能在某一个小范围内。有些问题经过科学研究,可以证明是对是错,得到一个答案。有一些则没有办法在科学逻辑范围里得到一个答案,但并不表示没有答案,只是在这个范围里没有答案。这告诉我们,我们人问许多问题,在我们人的思想逻辑的范围里,不一定找得到答案,但不表示说,没有答案。


       8、作为一个在大学从事教育及科学工作者,令你最快乐的事是什么?

       对我而论最大一件乐事,就是解答同学同事关于信主的问题。我一直在学校任教并传福音,几乎各种问题都碰到过。三十多年下来,借问答排除了福音朋友和弟兄姊妹心思中的障碍而使他们能信入基督,认识基督,欣赏基督,使其人生有意义,有目的,这是令我最快乐的事。


       9、你对于从事科学的福音朋友,有何劝勉?

       科学最多只能研究规律本身,而不是规律的来源。若科学一定要找到第一因,科学自己没有办法。因为科学需要观察、分析、重复,而宇宙只有一个,时间一直往前,没办法重复。因此,第一因不在科学的范畴内。科学也无法寻出其意义及目的,也就是“为什么存在?”这些规律,能看看也很好,也很有趣,很有用,但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乃是得着神自己─创造万有规律的主。追求规律的确不是我们人生的目的,神自己才是。


       我常常觉得,我们对事情的欣赏程度,是看我们对它认识有多少。认识的愈多就欣赏愈多,相辅相成。我们对主耶稣不是那么宝贝,不是那么欣赏,乃因为我们不够认识祂。其实祂乐意把自己启示给我们,让我们认识祂。


       和很多信主的人一样,我也从事科学研究工作。很多学术上的事情,刚开始都很新鲜有趣,但好象久了以后就不那么新鲜了,要一直找新的。但信主非常奇妙,祂的确是越过越新鲜,越丰富,我对这位主耶稣基督的珍赏是越过越深刻。信主三十几年来,象倒吃甘蔗,越过越甜。祂的丰富值得我们一生追求。

Enter list of recipients separated by commas: User names, Email addresses, Mobile phone numbers
Custom text to ad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