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爱神爱人者

www.flyingeagles.org

一位爱神爱人者

怎能乡村女子如我,成为你的新妇、配偶?
你是如此圣洁、神圣,我却堕落、属人。
若非是你,我怎得以在这罗曼史里象你?
在创世前,我蒙拣选,你计划永不变!
神圣罗曼史,神心计划之;
神成为卑微人子,追求乡村女子!
神永远的爱,无何能妨碍,亦无何能以更改,神终得心所爱!


    这首诗歌是由 Howard Higashi 弟兄所写。他写的诗歌正如他所说的话,都是他的见证。 Howard弟兄于主后一九九八年十一月离世与主同在。我们亲爱的 Howard 弟兄是忠信的同工,坚定的追求者,基督热恋的情人。他忠心跟随新约的职事,牧养照顾不懈怠,为神新约经纶争战不退缩。他是为着身体的恩赐,也是今时代的得胜者。

    Howard 弟兄于一九三七年出生于夏威夷的日裔美国人家庭,在靠近雨林约莫二哩的小村落中长大。夏威夷岛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那里天气很好,他经常钓鱼、打猎。在他成长过程中,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山上或海边度过。在放学之后及暑假里,父亲总是要他下田劳动,直到傍晚才回家。他们过着非常单纯的生活。几乎不需要到市场买食物,如果想吃海鲜,就到海里去抓;若是想要吃肉,就到山上捕猎野物。而且,他们也在田里栽种了各式各样的蔬菜。

    Howard 弟兄回顾自己的人生时说,“祂不仅在永远里拣选我们,更在时间里分别我们,然后祂借着祂恩典的呼召,将祂的儿子启示在我们里面。从我出生以来,所发生的每件事、每种境遇和各样的环境,都在主的看顾之下。”

    “在我小时候,每件事似乎都很顺,天气良好,家庭和乐。但是我并不知道,其实正在走下坡。然后,我父亲生病了,于五十二岁时去世。我记得,当我来到加州时,他还在病中。”

    Howard 弟兄的妻子是来自Kauai 小岛,是北部人;Howard 弟兄则是来自大岛,是南部人。在夏威夷时,他们彼此并不认识,但为着上大学,都来到洛杉矶,而在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相遇。

    Howard 弟兄说,“我年轻时,凡事都要试着作好,但是我想越要作好,脾气就发出来。每次一发起来,就非常激烈。我的言语转为咒诅,通常是咒诅基督。无论如何,结婚以后,我就想,好罢,也许她能帮助我快乐一点,使我的脾气缓和一些,不是么?每个人不都在基督以外寻找答案么?唉,虽然我爱她,情形却没有任何改变。每次我想控制脾气时,就去找一个拳击沙袋来打;或者潜入海里猎杀一些东西,而我却称之为‘运动’”。

    Howard 弟兄喜爱运动,他太太也会跟他去参加许多活动:如棒球、拳击。他有许多朋友,常邀请他们来家里。

    Howard 弟兄说,“我有很多朋友,也举行派对。我参加乐团、潜水及运动等各社团。在娱乐团体里,我们跳草裙舞,唱日本歌、夏威夷歌曲、美国歌曲。我们只是为着享受而娱乐,无止境的寻求新事物,却从不明白自己为何受造。直到信主后,才对主说,其实我的呼求总是为你,我盲目尝试许多事物,直到饮你作我活泉。”

    一九六○年代是美国社会动乱的时代,政治运动、表达自我、无目的地漫游,这些都是那个时代的特征。但更具意义的是,一股寻求的潜流正弥漫整个美国,人们寻求解答,寻求意义,其实就是在寻求神。

    一九六八年, 韦恩(Wayne Johnsen) 弟兄虽然已经拿到学位,却为着传福音的目的,响应李弟兄移民到校园的呼召,而再度回到校园里。他们在接触人时,虽遭遇很大的困难,可是 Howard 弟兄却是他们校园工作所结的果子。

    Howard 弟兄回顾他自己如何信主得救时说,“通常我与基督徒在一起,都知道如何应付。当人向我传福音时,我就说:为什么你们基督徒离婚的人,比佛教徒还多?这句话就封住了所有人的口。有一天我走进学校的餐厅,一群基督徒正在一个角落里聚集。我走到那里,问完同样的问题之后,看见一位弟兄坐着,他与我修同一门课,平日就坐在我旁边。当我心里想,唉哟,不好意思。但他没有针对我的话说什么,只是平静地说,你回你房间去,读新约圣经的约翰福音一章十一至十二节。我心想:他为什么这么说呢?”

    “后来,当我在开车时,耳边又响起同样的话:回你的房间。于是我回到房间里面,开始读这段话,‘祂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却不接受祂。凡接受祂的……’我那时以为,作个基督徒,是要花上二十年的时间,用人的努力来作。但这里的话却说,‘凡接受祂的’。我立即停下来。谁能说‘凡’呢?是谁?并且‘凡’指着什么呢?是‘凡好人’么?是‘凡强壮的’么?不,是‘凡接受的’。这是神的爱。我不禁流下泪来。我立刻知道,主的同在进到我里面来了。我的妻子回家,她看着我问,发生了什么事?我没有说什么,然而她看出不寻常的光景。而我并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起初,我知道他们在餐厅里聚集,而我却想到其它地方聚会。因此,我尽量不去那里。我告诉主:有那么多基督徒,你为什么要我去到这群吵闹的人中间?但当我祷告时,我立刻在神前流着泪认罪,‘主阿!赦免我,因我有愧于你!’然后我开口说,‘你是生命的粮。’并大声说‘阿们!’我的朋友都听到了。说‘阿们’有什么错?在这些校园中,我们需要更多的‘阿们’。过去我咒诅神,没有人阻止我。当我咒诅神的时候,你们为何不说话?如今我赞美祂,你们的表情却好象是说,我不该如此。我说,‘对不起,我要偿还’。我曾公开咒诅祂,现在我要赞美祂,赞美我们的主!从一九六八年起,因着赞美祂,我的嘴唇不再咒诅神。祂改变我的口,祂赐给我一个新心,赐给我一个新灵,我相信祂也赐我新的口。阿利路亚!阿利路亚!”

    Howard 弟兄的妻子见证说,“二月二十八日是他的生日,同时也是他得救、受浸的日子。每一个妻子都想试着改变她的丈夫,而我却无法改变他。但是当神进到他的生命中,哦! 他整个人生有了极大的改变。这也是为何我得救的原因。我们第一次到艾尔登会所,是参加福音聚会。我们甚至不清楚地址,主却引导我们到了会场。整场聚会的灵是如此的强,主让他不得不起身,走到麦克风前面,述说何为信仰。他完全脱离他自己的感觉;而我则坐在那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接着,主摸着他,要他去受浸。所以当天我们两人都受了浸。”

    “在那段时间,刚好李常受弟兄有几个星期不在那里。后来,我们第一次与李弟兄聚会时,李弟兄指着约翰福音一章十二节问他说,‘你知道这节经节么?’Howard 弟兄是借着这节经节得救的,但李弟兄并不知道。李弟兄指着这节经节问他时,Howard 弟兄心里一震,当时感觉就好象是主指着李弟兄对他说,‘就是这个人,你要听他。’这是一个很强的印证,从此他是绝对的跟随职事。”

    泰勒(Dick Taylor)弟兄见证说,“我实在感受到,Howard 弟兄是一个绝对跟随职事的榜样,他的确是以基督作生命,以建造基督的身体为目标。在主恢复那段挣扎、困难时期中,我注意到他乃是更多沉浸在职事中,消失在职事里。在我的记忆中,有几次别人与他有争执时,末了他总是说,‘我们来一起祷告,无论如何,你还是必须进入生命读经,不管结果怎样,你仍必须留在这分职事中。’他也是一位爱基督并享受基督的榜样。我们在主里能如此亲近的一个原因,乃是和他在一起,使我很容易摸着主。我打电话给他或去找他时,我们很自然就一起呼求主名、交通及祷告。如此,我们就能让主居首位。”

    Howard 弟兄的妻子继续见证说:“我的小叔告诉我,Howard 弟兄得救以后,就把那支四弦琴,就是他最喜爱的低音四弦琴,送给了我的小叔。后来,主将吉他带进他的生活中。借着吉他,他开始唱主的歌,特别是唱关于宝血的诗歌。他知道音乐能得着年轻人,正如仇敌如何使用音乐来夺取年轻人。”

    “有一次他说,如果我对你说话,那只会从左耳进,从右耳出。可是,如果我将一些东西写入诗歌,你就会一遍又一遍的唱,至终职事会进到你里面。所以他为着年轻人预备一些主的诗歌,使他们可以唱并且享受,这是何等的重要!”

    “实际上,他写这些诗歌的原因之一,是因为这些青年人那时甚至都没有聚会。于是他经过祷告,召聚他们。在聚会中,他乃是要他们重新爱主,并且将自己奉献给主。借此,这些青年人就逐渐恢复聚会。同时,Howard 弟兄也希望他们能向自己的同伴,就是他们的同学和朋友们传福音。”

    “他写的许多诗歌,实际上都是出自他对年轻人的心愿,是为着恢复他们起初的爱、传扬福音和带进繁增。他在院子种了一棵葡萄树,因他喜爱约翰十五章五节,‘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住在我里面的……就多结果子。’他欢喜看见主的身体和葡萄树的扩展。为此他将一切倾倒出来,他一心爱主并主的经纶。”

    Howard 弟兄说,“我们在路加福音十五章,看见一幅图画,就是奇妙的三一神内住在我们里面。子作牧人寻求失迷者,就是你和我。那个妇人就是寻找的灵,打扫为着找寻失落的银币。接着,当然有富于怜悯接纳的父。圣灵细细的打扫,直到找着那银币。‘直到’,是多久呢?牧人出外寻找失迷的羊,也是‘直到’找着了。我们不知道,那个‘直到’有多久。”

    “作为祂的复制,我们这些神人若被这位三一神充满,也会有同样的心愿。当我们被祂充满,我们就象祂。我们越与祂一同往前,这个心愿就越多在我们里面增长。我认为,没有一件事比将三一神带给人更高。福音是美妙的,因为它与人发生关系。当你与主一同往前,你会发现祂一切的负担都是为着人。何等的权利,我们能将神带给人!你尝尝这个,这食物是别人所不知道的,这会使你彻底改变。你知道你为何受造,自然而然地,随主往前就是摸着祂对人的负担,从领人得救、牧养人,直到人能进入召会生活。”

    “在我得救以后,凡我认为是好材料的朋友们,没有一个人得救;那些我几乎没兴趣传福音给他们的,却每个人都得救了。从那天起,我放弃了自己的判断。否则,你进到校园中,看看周遭,你想这人不会得救,他就永远不会得救。不、不、不、不,直到你传讲了你才知道。甚至,你传讲他们还可能拒绝你。”

    Howard 弟兄一开始过召会生活,就是进到弟兄家里受喂养。他每早晨上学时发现,韦恩弟兄会刻意将自己的车停在路边,以便保留一个车位,让他可以将车停在韦恩弟兄家的车道上。如此一来,他便有时间到韦恩弟兄家里,每天都能受到照顾。因此,他说,如果我将来有一栋房子,一定要靠近校园。

    Howard 弟兄非常宝爱年轻人。对他而言,校园工作不是一个工作,乃是对基督的享受。他看见自己不仅是个实际享受的器皿,更是一个输送的器皿。这个器皿有两端,两个开口,象水管一样饮入并涌流。

    Howard 弟兄的妻子见证说,“到艾尔登会所以后,在移民圣盖博山谷地区的行动中,我们便移民到谷区。当时,我们买了第一栋房子作为弟兄之家,是完全为着北岭(Northridge)校园。我们家一共住了五位弟兄,从此开始了扩增的行动。后来,找到校园正对面的一栋房子,就买下来。由于弟兄们不断扩增,因此我们又再买了一栋房子。接着弟兄们再扩增,召会又买下另一栋房子。我们在谷区里的那五年,弟兄们有相当惊人的繁增!他曾多次说到这个经节‘我极其喜欢为你们花费,并完全花上自己’(林后十二5)。”

    泰勒弟兄又见证说,“我记得当我们移民到长滩(Long Beach)的时候,Howard 弟兄想要在长滩大学旁边买一栋房子,我们还不确定是那一栋。他和我边祷告边走过邻舍附近,我们走到一栋房子门前敲门,房主愿意出售,当晚我们就回去将它买下。借着那栋房子,主得着许多人,他们当中还有许多人被主构成,现今在主的恢复里十分尽功用。”

    “有一次,我在清晨四点半接到一通电话,是Howard 弟兄打来的。他说,‘我正在睡觉时,有一个人走进我家里,就睡在沙发上。现在,你可以过来么?我们一同看看该如何。’在电话中我们一同呼求主名,然后我去到他家。起初我想,为什么不干脆把这个家伙赶出去?大部分人都会直接叫警察来,但是 Howard 弟兄很爱人。我们都向主敞开,然后便传福音。Howard 弟兄分享一点,我也分享一点。接着 Howard 弟兄就说,我们为你准备早餐好么?我心想,我们竟然正在爱一位完全陌生的人,而且还请他吃早餐。早餐以后,我们继续传福音,他也信主得救了,我们就在浴缸为他施浸。我们送他走的时候,他满脸笑容。”

    有一位信徒也见证说,“因为我们刚结婚,就买了一栋新房子,两人又都在工作,对主的心就有一点冷淡了。有一次祷告聚会没有去,Howard 弟兄在祷告聚会以后,突然出现在我们家门口,手中拿着两块墨西哥饼。他走进来,坐下并且开始交通关于对年轻人的负担,我深受感动,又得激励爱主。这事之后不久,我便全时间事奉主。”

    Howard 弟兄的太太接着见证说,“我记得听过他与一些人分享说,一旦你结婚以后,就很容易有自己的国度。开始的时候,你们需要彼此认识,也需要一段适应时期,但是不要把婚姻生活变成一个国度。甚至在买房子时,也要先放弃拥有房子的想法。我们所有的房子乃是绝对为着主的,为什么要拥有一个主不要用的房子呢?”

    素(Sue)姊妹见证说,“他不仅是我的妹夫,更是一位属灵的弟兄。他所作的每件事,所说的每句话,都不是在天然的方式里。我知道他的祷告生活很深,他常跪着祷告。在他与人接触前,他有许多祷告。当我的丈夫刚过世时,Howard 弟兄牧养了我,也在各方面顾惜了我。他知道当我走进他家里时,是带着难处来的,他立刻能切中要点的照顾我。好象他能看透我里面的光景。他是如此顾到人。正如泰勒弟兄所说,他就是知道那些人的光景,也知道如何对他们说话。这是因为他背后有一个刚强的祷告生活。”

    Howard 弟兄说,“人可能一无所有、消极、不寻求神,但借着我们的传讲,可以将‘信心’放到他们里面,使人接受三一神,因为‘这话’就在他们心里,也在他们口里。发生在世上的事,不过是暂时的、是虚空的。我很喜乐,因为福音临到我。我相信一个为神说话之人的首要条件,就是要珍赏你的救恩。我满了赞美,我满了赞美!阿利路亚!有越来越多受伤的人,正在走下坡路。主有油和酒,愿我们都忠心的照顾他们,当主回来的时候,祂会偿还我们。那就是国度的赏赐。”

        主阿,我只爱你;
        无人与你相比!
        在宇宙中,除了你以外,我无别人。
        主耶稣,我爱你。

        本文取材自“敞开的窗户”第十五集

Enter list of recipients separated by commas: User names, Email addresses, Mobile phone numbers
Custom text to ad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