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喜乐与满足

www.flyingeagles.org

真正的喜乐与满足

 

来美之前,我们以为有了自己的住处和喜欢的工作,就会全心满足了。事实却不是这样,原因是什么?后来我们才知道,只有当神进到我们里面,我们才有真正的满足与喜乐。

八十年代初期,中国出现一股滚滚的出国热潮。我当时在浙江一所大学工作,我妻子也在同一座城市的另一所大学做助教。我们也为了寻找自己的前途,投入了那股出国的热潮。大学毕业留校做助教三年后,我在八七年来到美国费城一所大学念书。一年后,我妻子也来美攻读学位。

在我信主之前,我可以说是个工作狂。当时以为,只要工作做好了,一切就都好了。就因为这样忙碌工作,不知不觉地,把工作中的一些问题和压力带到家里,因而影响到我们正常的家庭生活。记得初到美国的那一年,我妻子还在国内。我们是每周通信两次,每月两次通话。在电话中,还常常用歌曲表达思念之情。我俩也真盼望早日团圆,以解相思之苦。遗憾的是,在我们团圆一段时间,渐渐“五子登科”的时候,我们居然会为一些极小的事情闹口角。后来才知,这是我们来美中国学人成家后的通病。有一段时间,我在新州一家制药公司上班,我妻子在普林斯顿大学作博士后。不知是因为工作压力,还是其它什么原因,我们俩都有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毛病。我上厕所时,睡意朦胧,上完之后忘了把座圈放下。过段时间,她也上厕所,也是睡意朦胧,没有检查有无座圈就坐下,结果坐在冷冰冰,湿答答的马桶上,睡意全消。这样接连发生多次,我妻子忍不住提醒我,以后上完厕所把座圈放下,我也自己提醒自己。但奇怪的是,睡意朦胧的时候,要做到可真不容易,结果还是一犯再犯。于是我妻子又忍不住对我说:“你平时老爱说爱我爱我,难道上完厕所把马桶座圈放下,这么件小事都不能做到吗”听了几次以后,我也回话:“你也说爱我爱我,难道就不能将就一下,自己记得坐下之前先放座圈吗?”说起来会让人笑话,两位受过这么多教育的人,竟然在这么小小的事上说不过去。可见,我们天然的爱是多么有限。

感谢主。就在这时候,有一次我们在中国超市买菜,碰到富兰克林召会的弟兄姊妹在发福音单张。在这之前,我没有接触过圣经,但我妻子觉得有需要去看看。她记得,在她念高中的时候,有位同学全家信主,虽然当时正文化大革命,外面风风雨雨,但这位同学全家过得清平喜乐。所以我被鼓动,同意和她一起去看看。

福音单张上说,先有爱筵,然后有信息。当时我想到在召会那里,一无熟人,二无朋友,冒然去吃人家的东西不好意思。所以最后决定还是在家里先吃完饭,然后去听信息。这样,如果我们对信息不感兴趣,可以脚底抹油—溜。因为没有吃人家的,不会觉得对不起人家。就这样,我们去了。感谢主,我想这也是神主宰的安排。我们是最后去的,因后面的座位已经坐满了,只好坐在最前面。这样,我们想“溜”也不好意思了。

虽然那晚整个聚会不长,但我在那里如坐针毡。一场聚会下来,不清楚他们在讲什么。现在只记得一句话:“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入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远的生命。”为什么会对这句话印象特深,是因为当时有位弟兄问:“谁以前没有听到过这句话的请举手”,只有我自己把手举了起来。

聚会结束之前,有弟兄问,是否能把我们家的电话号码留下来。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神的怜悯,我们把它留下来了。几天之后,有弟兄姊妹来电,随后到我们家里来探访。虽然当时我很不情愿,因工作忙,下班回到家已很晚,我们还是扯了一些家常,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了就回去了。关上门后,我问我妻子:“你注意到了什么没有?”她说:“有,一位姊妹的眼神”。我也有同感。真的,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双有“神”采的眼睛。当时我们说:“有天使到我们家来过了”。

接下来,就是我们被邀参加他们的每周五的家聚会。我开始的时候不很习惯,有点怀疑他们就是人家所说的“宗教狂热份子”。每次看到他们总是那么喜乐,好象在演戏。但时间一长,觉得不象,不然一直这样演戏会很累。仔细想想,他们外面情形与我们差不多,一有孩子,二要工作,但他们却有时间精力去关心别人的幸福,为什么?原来在他们里面,有一样宝贝,一个充满喜乐﹑永不干涸的泉源。是这样一个泉源在他们里面涌流,洋溢出来让人看见,就是充满喜乐的生活,而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这样每周五的家聚会,大概有三个月左右,虽然其中有时对主还有抵触。还是主的怜悯,我和妻子就接受主了。对我们来说,能在三个月受浸信主是神的怜悯。受浸之后,能留在召会中,过一个正常的召会生活,更是主的怜悯。

在第一年中,弟兄姊妹们多方鼓励我们出外参加各种特会。在出去之前,我们眼光狭窄,觉得富兰克林召会就这么几个人。但有次到了加州,看到从全球各地来的三千多弟兄姊妹们,特别是那么多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弟兄姊妹们欢聚一起,我们就深深地被主那“基督身体”的荣美所吸引。我们不仅看到了“基督的身体”,也看见了神手的工作—建造“基督的身体”,终极完成于“新耶路撒冷”。借着各种聚会交通,我们慢慢体会到,主在祂自己的恢复中说话是何等的丰富,真如约瑟的粮仓。同时,神的话语一经打开,真的就发出亮光,使愚人如我者也能通达。慢慢地,我们开始有胃口读圣经,以及多种属灵书刊。

我愿再告诉大家一个见证。如果说“神爱世人”有时候不能很好地讲得清楚,但主借着召会中弟兄姊妹,特别是姊妹们,在给我姊妹“坐月子”这事上所流露出来的爱和关怀是我们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九七年上半年,我岳父母回国后,我们发现我妻子有喜了。回想起以前我们没有信主前生养大儿子的经历,那时是四位大人照顾一个小孩,有时还觉得力不从心。现在是要两位大人带两个小孩,我们又要上班,日子怎么过呀?所以我们一心盼望父母亲能出来帮忙,但是双方父母就是签不出证来。这时,主也给我们说,祂的恩典够我们用。结果,在我妻子生产后,有二十多位姊妹参加她的“月子”服事。这样的爱,是我这样拙口笨舌的人所表达不出来的。

尚没有受浸的朋友们也许会担心,受浸之后,有这么多的聚会,哪里有这么多的时间?奇妙的是,这几年下来,我们会没有少聚,工作和孩子的教育都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更好。在这件事上,我们真是经历了主是那显“五饼二鱼” 之神迹的主。我们摆上的,虽然是微不足道的,但借着祂的祝福,不但给人带来供应,而且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剩余(十二篮子)。向着神我们摆上一点点时间,但祂却把更多的时间还给我们。当然,我们每天的时间还是二十四小时,然而按我们的经历,神加增我们的时间,乃是使我们在工作上不作无用之功。以往做工没有神的同在,常常事倍功半,现在做事顾到神的见证,结果事半功倍,工作和家庭生活更加美满。以前,常有时间浪费在夫妻口角闷气上。现在,这样的情形没有了;在小孩的教养上,小孩从小有一颗敬畏神的心,在教养事情上,可以省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我们体会到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

“因我们神怜悯的心肠,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路一78-79)(陈弟兄)

Enter list of recipients separated by commas: User names, Email addresses, Mobile phone numbers
Custom text to ad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