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好

www.flyingeagles.org

和好

“感觉好像结婚”

一九八八年我出生在杭州,除了十一岁时父母离异,生活过得还算顺利。我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为着共产主义而奋斗”,政治课学“唯物论”,生物课学“进化论”,“没有神”似乎是一个既定的事实。我从小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爷爷是大学教授,小时候读过教会学校,曾和我讲过耶稣,可他一直是信科学的。我也觉得科学才是真理,各种宗教都是封建迷信。

家人和我抱着一致的想法:让我高中毕业去美国读书,大学毕业读研究生,研究生毕业找份好工作,拿到绿卡,和一个大好青年结婚,过着“美好的生活”。难道这就是我的一生吗?记得初中时,曾听老师讲过一个“记者采访放牛娃”的故事:记者问放牛娃,放牛是为了什么,放牛娃说放牛为了让牛长结实;长结实为了什么,为了让牛卖个好价钱;卖好价钱为了什么,为了赚钱娶媳妇;娶媳妇为了什么,为了生娃儿;生娃儿为了什么,为了让他放牛。想到这里,我陷入了深深的无奈和哀伤,难道上一代就是为了让下一代也经历同样的故事?

来美国后,我逐渐学会照顾自己,学习之余,打份零工。无聊时,我喜欢和同学出去吃饭、唱歌,放松自己。有时就想着赶完作业,看几集美剧。一开始十分兴奋,可是到最后,我内心还是感到无聊。

为了结交更多的朋友,我常常参加在学校附近的一个查经班。在这半年间,查经班的人苦口婆心地给我讲道,但我觉得是在给我“洗脑”。我会提一些很犀利的问题,有时他们答不出来,即使他们答出来也不能让我满意。

二○○七年二月,有人邀我参加一个福音聚会,我正好有空就去了。那次来传福音的基督徒,有做科学研究的,有在商界的,有在政府部门的。我对做科学研究的基督徒很好奇,就特别用心地听他们讲,其中一位弟兄说:“我是学化学的,以前在中科院化学研究所工作,所以我对化学方面还是有发言权的。物质是由分子组成的,分子是由原子构成的,原子又是由原子核和核外电子构成的。核外电子绕着原子核高速旋转,速度极快。比电子运行速度低很多的汽车都可能出车祸,为什么原子从来没有出过事故?这么精巧的东西,难道没有人设计吗?多少亿年来,每颗星球都按着原有的轨道运行,有秩有序。地球只是其中小小的一颗,却从未与别的星球相撞,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吗?这么精巧的宇宙,难道是自己产生的吗?”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我哑口无言,也让我很震撼。我从来没有想过,自然界为什么是这样?我们从小学习自然界的规律,可这么精细美妙的规律是随机产生的吗?难道没有一个大能的手在背后设计吗?我设计一个实验都要花好多功夫,还要不断修改,最后也不一定完美;自然界这么完美,这么精细,难道就没有一位设计者吗?

这位弟兄又说:“科学只能无限接近真理,但永远无法达到真理本身。真理是什么?真理就是那位宇宙的设计者,就是主耶稣,就是创造宇宙万物独一的神。”从那一刻起,我开始相信有神了。我也愿意祷告,试试看是否这位神就是主耶稣。我那时不知如何祷告,就说:“如果你是神,就让我做梦看到你,我就信你是创造万物的神。”

福音聚会后的主日,有三位学生决定受浸,于是我就跟着他们去看热闹。三位学生换衣服时,一位姊妹问我是否信有神,我说我信。她就鼓励我去受浸。我说我还没准备好,连圣经都没翻过。她告诉我圣经写着“信而受浸就必然得救”。我忽然觉得很害怕,就说,我没有可换的衣服。她说她们有预备。还没容我想出什么话来推脱,她已和另外一位姊妹架着我去换衣服。我就这样糊里糊涂受浸了。从水里起来的时候,我虽然什么都不知道,但却感觉有了一个新的开始,我对弟兄姊妹说:“感觉好像结婚。”他们都笑了。我当时不知道,神的确是要我们当祂的宇宙新人,祂的新妇啊!

神虽然没有托梦给我,结果我还是受浸了。

挣扎

受浸后的两年,我和弟兄姊妹建立了亲密的关系,可我的属灵生命幼嫩,很多主日分享,特会信息,我都听不懂,觉得好高深。越陷在这种感觉中,就越泄气,越不想去聚会;但弟兄姊妹来电话要接我去聚会,因为人情,我只好硬逼自己去聚会。我觉得那时我做的很多事,说的很多话,都是为讨弟兄姊妹高兴罢了。再加上我和一位姊妹在个性上不是很合得来,就觉得召会生活不那么甜美。我写了一封很长的邮件,向一位一直陪伴我读经的姊妹寻求答案,姊妹回复的邮件说:“祂是一切问题的答案,‘祂说,你们为什么惊慌?为什么心里起疑念?’(路二四38)‘不要不信,总要信。’(约二十27下)”。

后来有位照顾我的年长姊妹约我去吃饭,她来接我。在车上,我一直不敢说话,我很心虚。到饭馆后,我说,我不想再过召会生活了。说完,眼泪就流了下来。我边哭边说:“我没有享受,一直努力想去懂,可是就是不懂,想去另外找一个召会。”这位姊妹一点也没有责怪我,反而说,是她的亏欠,她早该留意到我听不懂,这样就能帮助我。一边谈,我的眼泪就一直流,也不管餐馆里那么多人看着,我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让我十分地感动。姊妹问我:“你是靠自己的努力想去懂,还是靠着主,靠着从祂来的光照呢?因为凭着你自己,你永远也不会懂的。”我无话可说,我一直都是靠着自己,一直在努力,一直在试,却一直跌倒。之后,我答应了姊妹,愿意再试一试,愿意去靠主,而不是靠自己。

转机

二○○九年暑假结束时,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后来除去了我与主之间的隔阂,让我第一次认识到,主是又活又真的,祂每天都与我们同在,和我们一起经历,和我们交流,和我们说话。这件事成了我和主之间亲近、甜美关系开始的转机。

这件事发生在我爸爸和我之间。我们的关系一向不太好,因为以前发生的一些事情,我一直责怪他,也不尊敬他,许多年都没有和他好好沟通。因为长久以来我们之间的龃龉,暑假的时候我写了一封很“mean”的信给他,想让他认清事实,也想为我们的关系下一个清楚的定义。我自以为很洒脱,也可以坦然接受一切的结果,最坏不就是他不认我这个女儿吗?现在情况也没有好多少啊!

当我收到爸爸的回信,读着信里冰冷的字句,我心都要碎了。我自以为承受力够强,可是事情真的发生在我身上时,我一点也无法接受。那段时间我很痛苦,常常想:和朋友可以绝交,和爸爸能绝交吗?世界上只有一个爸爸,失去就没有了。我一面觉得自己有理;另一面也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我打电话给好朋友、妈妈,还有最亲近的爷爷奶奶,他们的安慰却一点也没有让我好转,他们所说的听起来都很有道理,我却只是深深感觉到这些道理是把我向四面八方拉开的。在世上寻求答案只是虚空和惘然,于是我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最后想到我还有一位主。

我也和召会的弟兄姊妹讲过这件事。他们的回答都出乎意料地一致:“圣经教导我们要孝顺父母,不管他们是怎么样的人”,“要向爸爸道歉”。可是这些听进我耳朵里的时候,都是道理,但我怎样都做不到。我明明是对的,道理明明都在我这边,凭什么要我道歉呢?我自尊往哪里摆?我道歉,不就是让他得寸进尺了吗?我在被世界、自己和主夹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就向主祷告:“主啊,让我忘记这件事吧!就当没发生过吧!”我越祷告,越觉得自己一点点软了下来,主耶稣的成分在加增,自己的成分在减少。我通过祷告与和主的交通,从开始抱怨主,后来问主,再后来安静听主的声音,结果从暴躁不满到静心等候,真像诗歌中所唱的:“more of Him, less of me”,我甚至可以清楚地感到里面每天发生的变化。

可是,那个时候,仇敌还在我里面作工。我仿佛就在伊甸园里,一面主要给我生命,一面蛇也在引诱我,欺骗我。主是信实的,大能的,是胜过一切的,从已过的永远,到将来的永远,是亘古不变的。后来我就祷告:“主啊,要是你真让我做一件事,请让我容容易易地做,让我自然地做,不要让我逼自己,我现在真的还做不到。”

我祷告了几周之后,有天晚上,睡到一半忽然醒来,眼泪就流了下来。我里面有个感觉:现在,我要和爸爸道歉和好。可是另一个声音又说:这真的是主的意思吗?非得现在吗?你现在都在床上睡觉了,难道不能等到明天早上吗?我翻来覆去,内心不断地挣扎。我意识到,是主。于是我问主,是不是主的意思,真是主让我这样去做吗?如果是主的意思,我就做。祷告完以后,里面的感觉还是强烈。于是我大声地说:“阿们!”接着我从床上跳起来,拿起纸笔,写信和我爸爸道歉和好。我一气呵成地写完信,一无挂虑地入睡了。

“阿们!主,我愿意!”

两星期后的周五,有一个青年特会。我已往去过两次,觉得十分枯燥无聊,每次都恨不得早点回来,这次我也想能逃就逃。可是一位姊妹好心鼓励我去,我就找借口说周六要打工。姊妹问我能否找人代班,我答应试试。没想到许多同事都说愿意替我代班,这让我有点沮丧,我非得去了。

去山上参加特会那天,我累得只想睡觉。可是到了山上以后,看到来自各地爱主的青年满有活力,这深深地感染了我。我忽然精神抖擞,肉体虽然软弱,灵里却火热,边听信息,边说“阿门”。主的话不再是杀死人的字句,却是让人活的话。第二天六点半起床时,对于爱睡懒觉的我来说,一点也没有挣扎。洗漱完毕后,我与姊妹一起祷读背诵经节,追求真理。在这里,我每分每秒都在享受主,不用“找时间去读经”,也没有作业和学习来叨扰,可以从醒来就开始享受主,直到睡觉。“主啊!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是多么美妙!”

这次的聚会与我之前去的两次,感受太不同了!也许这是我在主面前,第一次有了那么主观、那么真、那么活的经历,印证了我以前所听到的,主用祂自己,做那美妙的奖赏给我,作为我寻求祂的奖励!“哦,主耶稣,我感谢赞美你!”

当我尝过主耶稣的甘甜后,我对世界的东西逐渐失去了胃口,不再对唱歌、看美剧有兴趣。不仅如此,我以前立志要找的好工作,好前途,在这位“至宝”基督面前,也都失色了。正如保罗在腓力比书中写的:“只是从前我以为对我是赢得的,这些,我因基督都已经看作亏损。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看作亏损,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因祂已经亏损万事,看作粪土,为要赢得基督。”(腓三7~8)

我从一读圣经就打哈欠,到深深渴慕祂的话;从一祷告就像哑巴,到可以大声赞美,不住呼喊祂的名;从厌烦弟兄姊妹发来的短信经节,到常常发短信给他们分享我读的话。哦,主在我身上作的实在是奇妙!真的好像我里面有一条生命的水涌流,活水源源不断,不仅滋润了我,也滋润了我身边的人!

赞美主的和好职事!祂奇妙的救恩临到我,不仅让我与神和好,也让我与父亲和好,更让我有分于这分和好职事,成为涌流生命、祝福他人的人。

今年我要毕业了,主耶稣呼召我要去参加全时间训练。我因着看到这位神的价值有多宝贵,我愿意大声地对祂的呼召说,“阿们!主,我愿意!”(Kelly)

Enter list of recipients separated by commas: User names, Email addresses, Mobile phone numbers
Custom text to ad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