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归

www.flyingeagles.org

浪子归

幼年的恩爱

一九八七年,我出生在胶东半岛的一座海滨小城。童年让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在上学前班的时候,六十多岁的班主任对我们传福音。当时她拿着一本书,在教室里边走边说,有一个人叫耶稣,祂是神;还讲了祂在海上行走、斥责风浪的故事,我听了觉得很玄乎。 十二岁时,我在妈妈的陪伴下到新加坡念中学。初到异地,没有亲戚,朋友也少,而我又贪玩,不好好读书,十分叛逆,常令妈妈感到为难。后来,妈妈结识了一位姊妹,邀请我们参加聚会。妈妈把这个当成是结识朋友的机会,就欣然答应。我对聚会一点都不感兴趣,但还是被妈妈硬拉了去。因着弟兄姊妹的爱和帮助,不久妈妈就信主受浸了。她一信主,就向我传福音。不过任她怎 么苦口婆心地传,我就是不为所动。当时我的生活就是一边作着白日梦,一边沉迷于电脑游戏,虚度光阴。

上高中时,我的日子开始变得不好过了。初中的课程简单,即便我整天玩电脑游戏,成绩也能名列前茅。高中课业压力大,但我不读书的习惯依然没改,因此学习成绩每况愈下。很多时候我也曾 下定决心要开始用功,可就是沉迷在游戏中不能自拔。那时,恰好两个好友都被美国的大学录取,在听他们告诉我美国读书如何轻松后,我也心生去意,想逃离新加坡这片苦海。我把去美国的想法告诉妈妈,并说直接去美国念大学能省下两年念高中的时间。她听完,觉得合情合理,就同意了。

第一份申请材料寄出去,本以为被录取不成问题,书也干脆不念了,就等着去美国。未料被拒,这可真让我傻了眼。美国去不成,这边书也念不下去,我可怎么办?妈妈鼓励我再申请,并且要我到主面前去寻求。我心里嘀咕着,落得这种境地还不都是我自己作的孽!这样的事难道主也管?不过当时也实在没别的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再重新认真准备申请材料,并且每天晚上跪在床前祷告,求主开路。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尽管没有任何申请学校的消息,但我却感受到祷告的喜乐和甜美。最后,我收到了录取通知书。真是高兴!激动!我第一时间就下定决心要好好信主,当个好基督徒。就这样,我在来美国之前受了浸。

二〇〇六年底,我来到美国,第一件事就是找教会,先是去了一间附近的教堂。当时,我感觉整个聚会死气沉沉的,所有人都面无表情地听牧师讲道。之后,众人排队去领饼杯,结束时又排队与 牧师握手。我里面感觉很不好,就没再去了。

新婚的爱情

后来,一位主恢复里的姊妹邀请我去参加她们的小排聚会。我对大家分享的内容虽然不懂,对总喊“阿们”也觉得有点不习惯,但爱筵很好吃,弟兄姊妹也都很亲切,气氛很好。所以,我一直去小排聚会。因着来美国之前,我对主的承诺,并凭着对主的一腔热血,我不单参加周五小排聚会、主日聚会,连特会或训练也都参加。随着聚会、特会参加多了,自然就积累了一些真理上的看见。我从一开始一窍不通,到知道了什么是主的恢复,什么是神的经纶,什么是地方召会,甚至连那些之前念着都费劲的单词,例如 redemption(救赎)、justification(称义)、reconciliation(和好)等等,都能解释得头头是道。

二〇〇七年在一次特别聚会中,我第一次把自己奉献给主。当时感觉真是荣耀,真是得胜!我自以为奉献给主之后,将来肯定是得胜者了。但一回到现实生活中,我奉献时的热情和对主的爱就日渐冷淡。我发现还是跟往常一样,以前胜不过的现在还是胜不过,依然过着老旧的生活。生活就在“特会复兴,回家失败”的模式中循环着。

被拐的浪子

随着我对圣经知识的增加,骄傲的心也膨胀起来。召会生活越过越不享受,越过越死沉。我心里满了意见和定罪:这位弟兄分享的不对,那位姊妹唱的不好,谁又没来聚会……活生生一个法利赛人。

当我读到马太福音七章三节:“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中的刺,却不想到自己眼中的梁木?或者,你怎能对你弟兄说,让我去掉你眼中的刺,而你自己眼中竟有梁木?”主的话光照了我,这不就是在说我吗?我眼中所定罪的行为,我自己不也在行吗?为此,我下定决心要改过自新。但正如罗马书七章十八节说,“我知道住在我里面,就是我肉体之中,并没有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我越想改,意见就越多;越压抑罪,就越犯罪;越努力,就越失败。我真是个苦恼的人!(罗七24)

到后来,我被打败到一个地步,我认为象我这样不堪的人,绝不可能成为得胜者了。既然不能享受召会生活,那我还不如趁着现今好好享乐一番。从此,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我没有过正常的召会生活,天天跟朋友们吃喝玩乐,开始抽烟、喝酒。我不断地放纵自己,陷在罪中之乐的虚空里。对于弟兄姊妹的爱、关怀和苦口婆心的劝说,我一概不理,依然我行我素。

奇妙的归回

二〇〇九年感恩节之前,当我在电脑游戏里奋力杀敌的时候,一位弟兄来到我家,想跟我聊一聊。当时我心中的排斥感立涌心头,但又碍着面子不好意思拒绝。弟兄从猪流感,说到金融危机,说到环境恶化,说到伊朗和以色列关系,又说到欧盟,最后又结合圣经启示录,说到世界的末日确实要到了,主再来的日子已经很近了。我听着也觉得有理。弟兄又鼓励我重新开始聚会。我心想,也该露露面了。

接着,弟兄提议一起祷告,我答应了。听着他祷告,我心不在焉地应和着。轮到我的时候,我不知道要祷告什么,就开始呼求主名。这一呼求,感觉整个人象崩溃了似的,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并且热泪盈眶。“哦,主啊!谢谢你把我寻回,带我回到神的家中,我知道你没有把我撇下„„”那一刻,我真是感觉到主又活又真地向我显现,如慈爱的父亲一般,把浪子迎回家里(路十五20)。

之后,这位弟兄告诉我,当晚他在家里追求《创世记生命读经》,读到亚伯拉罕为罗得争战的时候,主感动他跪下来为我祷告。祷告后,他被圣灵充满;就对他妻子说,虽然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半了,但他需要来探望我。最后,我们两人因主奇妙的作为,相拥而泣。

荣耀的释放

从此以后,我的心完全向主敞开,不断地转向祂,信靠祂。我也开始操练过一种复兴、得胜的生活:天天亲近主,与祂有亲密的交通,读圣经、追求主的话。主的话对我不再是字句上的知识道理,而是生命和亮光。读主的话,真是享受!主也开启我的眼睛,让我看到以前的我是多么天然、宗教,总是自己定意要作这个、作那个,既没有寻求主的旨意,又离开恩典去守律法。结果,成了撒但的俘虏。 现在,我的生活渐渐不一样了:烟不抽了,酒不喝了,也好好念书了,对捆绑我多年的电脑游戏也不感兴趣了。真正经历到:活在主里面是何等的自由喜乐,不需自己去努力挣扎,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真是荣耀的释放!我要大声地宣告:“主啊!我爱你!我信靠你!我只要你!有你就够了!”(王弟兄)

Enter list of recipients separated by commas: User names, Email addresses, Mobile phone numbers
Custom text to ad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