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信有神与接受神

www.flyingeagles.org

科学家信有神与接受神

 

-访哈佛大学医学院王姊妹

 

   1.何时来美?现在从事哪方面的工作?

    我于一九七五年于医学院毕业后来美念书,在哈佛大学 (Harvard) 公共卫生学院,拿到硕士和博士学位。作研究工作两年后,决定当住院医生。我目前是在哈佛大学医学院 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 病理科作事,主要是作病理诊断,就是用显微镜观察人体切片下来的细胞和组织,然后作诊断,使临床医生能对症下药。

    我最熟悉的,是人的细胞和组织在显微镜下是什么样子。人体细胞是有很多的类别。例如,脑神经的细胞,肌肉细胞及骨骼的细胞,看起来就完全不一样。但是,所有细胞却有完全相同的基因。我们知道,调查犯罪案件时,法医可以拿任何一点的细胞组织或血液,去作染色体的化验 (基因指纹鉴定),然后与嫌犯的基因比较来作为证据,确证嫌犯是否涉案。虽然不同种的细胞有完全相同的基因,但在功能和形态上,却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是一个非常奇妙的事情。

    2.作医学病理的工作与信神冲突吗?

    没有冲突。不但没有冲突,而且更让我觉得神是何等奇妙而伟大的一位。我想从我的工作中,举一些简单的例子:

    从胚胎学的角度来看,人的产生都是由一个精子与一个卵子结合而变成一个细胞演化来的。但是,一个细胞后来可以演变成许多不同的细胞,而它们虽然有着相同的基因,但在不同的地方,就表现出不同的功用和不同的形态,器官之间虽然不同,却配合得很好。

    从人体来看,人外面有四肢,人里面有肺脏、心脏、肝脏、胰脏等等。自显微镜发明以后,人就发现细胞是大不一样的,慢慢又认识到它们的功用。后来,电子显微镜问世,人们对细胞的种类、构造,就有了更清楚的认识。而现在我们是讲分子生物学,对整个人从基因到蛋白质,然后由蛋白质又到功能,都有了较详尽的了解。科学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对人的生理有了很多的认识。

    但这一切的认识,却只能描述人生理的现象。比方说,对精卵结合形成一个细胞,我们已经能很精确地知道。受精以后,第一天可以长成几个细胞,第二天可以长成几个,然后第几天神经会长出来,而多久以后这个细胞又会长成什么样子。我们知道从几天到几个月这个胚胎到底能长到多大,会有什么形态出来……但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不知道。即所谓“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在作许多医学研究时都发现,我们只能描绘所研究的现象,而无法解释为什么会这样发生。这些事在生物学的研究上比比皆是,不胜枚举。

    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一面我深知科学有限,另一面无法不赞叹造物主造物的奇妙。我只能说,人必是由一位伟大的神所创造的。所以说,作医学病理的工作不仅与信神完全没有冲突,反而让我更敬拜这位造物神。 

    3.可否谈谈对进化论的想法?

    进化论有太多的漏洞。人体有这么复杂的器官,不可能是巧合长成的。只简单提到一点,以生物的观点来看,几乎绝大部分生物的突变都是产生坏的结果,或产生癌症,或使这生物体不能再生存下去。在我们的观察中,几乎还没有一个突变是使它变好的,只有在非常非常低等的单细胞生物中有例外。例如,它们对药物产生了抗体,就比较有利于它们的生存。但是,在我们观察到比较复杂的动物中,所有的突变结果都是对这生物体非常地不利。所以说,想要以突变产生一个更进步的生物体,这个假说是没有办法成立的,没有任何科学根据。

    4. 你在哈佛大学从事医学工作多年,请问从事科学工作的人是否比较容易信有神?

    我曾有个在哈佛的同事,他作生物研究很成功。当我对他提到神时,他立刻就说,他相信有神,因为他作生物研究多年,常常研究到最后,总有一个地步是他不能解释的,他相信只有神能够解释这事情。我也听过一些有成就的人在演讲时,碰到某些问题,只会说:这我们不知道,只有神知道(only God knows)。但是相信神的存在并不等于接受神。

    5.为什么你说相信有神的人却不一定会接受神?

    信仰这件事是神的启示。人能接受神不是被说服了,或是用任何的公式能证明神的存在而达到的。前面讲到的那个同事,他相信有神,但还没有到一个地步愿意接受神,愿意与神发生任何关系。所以我相信,从事科学的人,如果真正坐下来想一想的话,必会承认这宇宙有一个满了智慧,能创造出这完满、美妙、有规律的宇宙的造物主。但问题的关键乃是,到底你要不要与祂发生关系?科学没有办法否认祂的存在或直接证明祂的存在。人能够认识神不是靠头脑,而是必须主观地用灵来接受,所以是灵里的事。

    6.为何接受神是灵里的事?

    让我举例说明。有一位同事偶然与我一起用餐,问我下班后都作什么?我说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召会生活上面。他突然很感兴趣地说,他也曾经花过一段时间追求宗教这事,也读过圣经,所以想以哲理来与我讨论圣经的问题。但我对他的话题毫无兴趣,因为对我来讲,圣经是神的启示,也是一本关于生命的书。很多人把圣经当作历史、文学或哲学书来研读。不错,这些成分在圣经中的确都有,但那不是主要的。当时我就觉得,有关圣经道理的谈话通常不产生任何结果,所以立刻转变话题问他:请问,你有没有接受主耶稣为你个人的救主?这使他很吃惊。他以为我会愿意和他谈论圣经中的哲理,可我却问了他这个简单的问题。他楞了一下,也想了一下后说,有。虽然我有些怀疑,但我想既然他说了,就要自己对主负责任,所以我很高兴地说,那很好。接着他便开始和我谈些毫不相干的事。

    但我问的这个问题却一直留在他的脑海中。几个月后,他告诉我说,他一直避免见我,因为怕我看出他没有讲真话。四、五个月之后,有天他来到我的办公室,开门见山地对我说:我要你帮助我来认识神。那时我有些讶异,同时也感觉到他已经预备好接受主,所以我立刻就回答:我们来祷告吧。他半信半疑地说,有这么简单吗?但那时他非常迫切,就同意和我一同祷告。我带他祷告之后,他眼泪流了下来,他得救了。

    后来他告诉我说,那段时间他在家庭、工作等各方面都受到许多挫折,甚至去看了心理医生,仍然无济于事。心理科医生也问他,你有没有想到要祷告?他突然想到,在他所认识的人中,我是唯一他知道是基督徒的,就来找了我。他感谢主借我引他走简单却是生命的路。

    虽然他以前参加过基督徒的聚会,也读过圣经,还能和人谈论圣经的事,但他还没有得救,那些知识并没有帮助他。只有当他真心向神敞开时,将他的灵一打开,呼求主,碰到主,就得救了。这个例子说明,人得救信主不是头脑里的事,完全是灵里的事。

    得救是灵里的事,而研究科学是魂里的事。当我们信主后,只要我们愿意,主可以进到我们魂里 (心思、情感、意志里)。当我工作时,看到细胞,会不由自主地发出赞叹,而我那些不信主的同事,却只是看到细胞而已,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因为我接受了主,所以对每件事都会感到主的可爱、主的伟大与奇妙。 

Enter list of recipients separated by commas: User names, Email addresses, Mobile phone numbers
Custom text to ad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