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甜美我尝到

www.flyingeagles.org

祂甜美我尝到

 

    我是在典型的无神论教育下长大,从小接受唯物主义。父母对我的教育十分开明、自由,让我去尝试各样的东西,所以对任何观念和想法,我不会在未了解之前就先排斥它们。从小我便喜欢上学,觉得上学是快乐的事。学习成绩也很好,由小学到大学基本都是第一名。从小妈妈就总对我说,好好读书,长大以后出国留学。所以,出国留学就成了我观念里自然要走的路。

    读初中、高中时我就常想,我为什么来到这世上?难道追求名利、权势是人生的目的吗?我曾想要成为一个有用的人,作些对众人有益的事,哪怕只是对少数人有贡献也好。可是这仍然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并不切实。我曾不断地尝试,尽力为别人着想,多做好事,但经常会好心办错事。怎么办?我到底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呢?

    进了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后,知道美国麻省理工学院 (MIT) 是化学工程学科产生的源头。因此,本科毕业后就来到 MIT 读博士学位。回头想想,真要感谢父母对我的早期教育,让我实事求事、容易接受客观事实,使我有机会来美并认识基督。也许因着这样勇于尝试的精神及客观的态度,我在去年听到福音后很简单地就接受了主。我要感谢主,因为一切都是祂的主宰。

    刚来美国,先到三藩市去看姥姥及五姨,她们都是信主的。离开的前一天,她们 带我去见一位年长的基督徒。那时心想,顺着长辈的愿望就去吧。在国内虽没有 接触过基督徒,但我也并不会排斥。这位基督徒长者已九十多岁了,看上去却象 六、七十岁一般,浑身充满了朝气与喜乐。他对我十分关心,虽是初次见面,却 没有把我当外人。他说话简洁有力,言之有物,不会让人觉得啰嗦,反而有如沐春风之感。最后我还记得他带着我们祷告说,愿神的大爱一直伴随着你。当时我感到他身上所散发的喜乐,对人真诚的关爱及充满祝福的祷告,与我以前所遇到的人非常不一样。

    来到 MIT 后,第一个学期的课业特别忙,加上需要适应新环境,的确不轻松。感恩节的时候,有人邀请中国学生们去吃饭,因着巧合,同住在一栋楼的中国学生见我正要出去找吃的,就邀我同去。一到那里,听到欢乐的歌声,我立刻就觉得很舒畅。因为我很喜欢唱歌,而且感到他们的歌声带着朝气与活力。拿到歌词,才发现这是在唱天上的事情。有一位基督徒坐在我的对面,唱得红光满面,而且带着真诚的笑容,他让我回想起那位年长的基督徒。信入基督的人似乎都洋溢喜乐,散发朝气,透出亮光。可惜,我当时没有留下来听福音,吃完饭就和同学一起先离开了。

    第一学期末,通过博士的资格考试后,终于有了一个短暂的歇息机会。有天傍晚,我在图书馆的外面遇到一位同学,话匣子一打开,就是三个钟头,竟都忘记吃饭,直到腿都站酸了。我们由科学谈到信仰,我说,我一直相信宇宙中有个源头,就是物理上讲的,一切物质宇宙的源头。他说,“那个就是神。”那时我一楞,就说:“也对哦,如果把它称为神,那就是神好了,也没什么不对的。”

    谈话中知道他参加每周五的学生福音聚会,我很感兴趣地问他,去那里,都在作些什么?他说,“都是先吃饭,然后再一起讨论。”我就想要去看看。正巧元月份当地召会在 MIT 校园举办了一些讲座,传讲关于神的事。当我听到:神说,我们要按着我们的形像造人,就感到奇怪:不是说只有一位神吗?怎么这里又说“ 我们”?那时我还不明白圣经是神的话、神的呼出。后来弟兄们就解释给我听,也告诉我圣经中关于三一神的事。

    接着我就开始参加了福音聚会,由弟兄们开车来接我去。别人不以为然地问我, “周五晚上?你在这个时间去聚会?你不觉得可以去作些别的事情吗?”在波士顿有很多消遣的地方,我也曾去过其中几处,实在是没意思极了。刚参加聚会时,我一到七点二十分就在屋子里犹豫是否要去,想着如果我溜出门,他们打电话来就找不着我了。后来,一到七点半,若接我的弟兄还不来,就会着急地想,再不来我就自己跑过去了。反正就是每周五都盼望着去聚会,若不去,就觉得心神不宁。每次聚会回来以后心中十分安稳,充满着平静和喜乐。这与看个喜剧、电影,或听个笑话后的感觉不同,不是笑一下子就过去了,这种喜乐的感觉是淡淡的。虽然淡淡的,却一直与我在一起,将我浸润环抱。

    在美国想碰见百万富翁很容易,在 MIT 想碰到个诺贝尔奖得主也不难,这些人在世上非常受到崇敬和羡慕。他们外面看起来很成功,但并不能给我什么大的影响。金钱无法吸引我,因为我喜欢也习惯简单的生活,没有太大的物质欲。名利虽好,但很容易惹麻烦上身 (例如,遭人嫉妒、攻击)。权势总是带来并暴露人性的黑暗面,许多为人不公以及贪官污吏的事情,使我心寒,我想要成为一个真正有用的人。

    当我碰到基督徒时,看到他们或富或贫,有高学位或无大学问,却都从里面透出一种真切的爱,这使我受吸引。我想成为他们那样,我要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后来我才明白,他们里面有神的生命,所以他们充满了爱,充满了喜乐,并有真正的满足。他们让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与目标,使我知道我们都是盛装神的容器,这是人起初被造的原因和意义。我以前在神以外寻求人生意义,自然是没有结果,因为神是人惟一的满足和意义。人只有找到神才会满足,人只要找到神就能满足。

    刚聚会时,经常发问。不久便发觉,只需要接受并且承认神的存在,一切的问题 就都解决了。当时我想,我们所学的数学和物理,都是建立在一些无法被证明的 公理上。若我们那些公理都可以接受,那为什么不能接受有神呢?在我接受了祂 之后,更认识到祂和其它任何公理都不一样。我可以接触祂、感受祂,祂就在我 的里面,在我的经历中被证明,这实在是宇宙的真理。虽然人看不见神,但是祂 却如同食物,可以被品尝,只有你自己亲自尝过了才知道祂的味道。

    记得我在聚会中第一次开口呼求主名后,弟兄姊妹们说,“你这样就是已经接受主了。” 我当时感到吃惊,“就这样呼喊主名,便是接受主了吗?” 那时,我和许多福音朋友一样,很想感受到主,只要我能亲身体验到主耶稣,我就彻底信了。

    有天早上起床后,突然心想,要不我也试试呼求主名,感受一下?然后就不停地喊:“主耶稣,主耶稣。”喊着喊着就感到好象什么东西通了,就象憋在水里很久,上来后出了一大口气,同时又好象有微风迎面吹动着我。接着我心里和整个人就觉得很畅快,既高兴又饱足的感觉,这是我第一次经历属灵的呼吸,就象新生婴儿的第一口呼吸。从此我宝爱呼求主名,并信入了主耶稣。

    信主后不久,读到圣经里说,“信而受浸就必得救”。起初我不明白,后来在弟兄姊妹的帮助和鼓励下,我想:“既然已经决定要成为基督徒,那就受浸吧!” 于是,我就在二○○三年四月二十日受浸了。

    我本身是一个意志力和个性都很强的人。但是,在受浸的当时,我里面只有完全的顺服,开口祷告时整个人都柔顺,连说话声音与平日都不一样了。我意识到,在信主的路上完全没有表面的东西,完全都是实际,那么切身、那么真实。我相信来美国读书的人很多也与我一样,在属世这一面都是能力很强、很能干的。很多人都不理解我为什么会信主。他们认为信主应该是一些比较软弱、生活中受了刺激或打击以后,需要精神寄托的人才会做的事情。我回答他们说,因为我在基督里找到了人生的目标和生命的意义。虽然每个人对外面物质的需要有不同,但内里的需要却一样,就是让主进到我们最深处,成为我们的满足。主也最了解我们的需要。

    当我读到罗马书“神要向谁施怜悯,就向谁施怜悯”(九15)时,我感觉到神的怜 悯实在是很奇妙,祂的恩典是要给我们每一个人。我们无需担心或者气馁,因为 万有都在神的掌握里。以前我对受浸不太清楚,现在回头看,其实受浸不是很简 单地那么下一趟水,受浸是一把刀,把我和这世界一刀撇开,否则我还是会黏黏 糊糊地与世界黏在一起,起伏不定。受浸以后,我很清楚地知道我是属于基督的 。真是感谢神的怜悯!

    我在信主前,心里面总是急急乱乱的,整天忙来忙去,到头来还是觉得心里空空的,仿佛在虚度人生。信主之后觉得心里十分踏实、非常稳当。每一天的生活中,我有一个新的标准和意义—我和主在一起有多少。

    现在我对整个世界的认识与以前不同,人生的目标也特别清楚。以前我很在意身边的人对我的看法,我对自己的要求也很高。总想讨别人喜欢,却常因遭人误解而感到困惑与无奈。现在我把注意力转到主身上,发现只要与主的关系好了,一切的重担就卸下了,里面充满了安息与宁静,也没什么困扰了。主的话也常光照我、帮助我、安慰我。

    姥姥及五姨知道我信主了,都非常高兴。爸爸说,他相信我所作的选择是不会错的,总是对我有十足的信心。父母以前从未接触过主,我现在正把新旧约圣经及生命读经用电子邮件发过去让他们读。希望他们能够先有些基本的了解和客观的认识,进而能有主观的经历。我更为他们祷告,希望他们有一天能来美国,让他们看到、感受到基督的身体─召会,也能让他们有机会接触神,并信入主耶稣基督。        (美玉) 

    凉爽,你象柔和微风,怎能将你吸够!
    芬芳胜过所有花丛,
    如同没药在我怀中,
    又象天上膏油!又象天上膏油!

    滋润,你象清晨甘露,怎能被你浸够!
    新鲜、清凉、消干、解枯
    滋我心情、润我深处;
    愿你将我浸透,愿你将我浸透。

Enter list of recipients separated by commas: User names, Email addresses, Mobile phone numbers
Custom text to ad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