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树与葡萄枝

www.flyingeagles.org

葡萄树与葡萄枝


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住在我里面的,我也住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

约翰福音十五章五节

野枝子接到好树上

       我(Peng)来自大陆一个普通的家庭。爸妈是工人,他们从小就烧香拜佛。我也弄不懂他们信什么,总之,过年过节时总要去拜,但我对这些实际上并不怎么信。

       我和太太的认识是个奇妙的经历。当时我在北京读书,并正申请出国留学,没有回乡的打算。但爸妈打电话来说,你出国前应该回来和一个女孩认识一下。我就立刻动身回家,那还是我第一次坐飞机。和她认识一周后就赶回学校去了。对她印象很好,也知道她是个基督徒。

       那时我正在申请美国的研究生院,本来以我自己的水平与成绩来说,是不会想到能进麻省理工学院 (MIT) 的。许多比我成绩好,各方面比我优秀的同学反而没有申请到。我在出国前一个月结婚,我俩从认识到结婚是很顺利的。婚后和太太谈起申请学校的这件事,才知她一直为我祷告,求主为我预备一个有召会生活的学校。这真是神奇妙的带领,包括我后来去参加召会爱筵和聚会。好象我在美国所遇到的这些都是与她的心意相符。每次和她一说,她总是非常高兴。她也一直祷告主盼望我能信主得救,主也一步步地这样带领。

       我于二○○二年八月来美,也和其它的留学生一样,希望读个好专业,将来好找工作。但是世界的潮流总是在变,例如:我原来学计算机时,以为会很好找工作,但又觉得过几年可能会变得不好找,实在无法掌握世界的潮流,然而又不得不随波逐流。刚来学校所选的课题,自己并不是很喜欢。心里常想,如果博士要读五、六年,又要研究自己所不喜欢的东西,实在很痛苦。当然,自己也不清楚将来想作什么,但心里总是不满足,既空虚又苦闷。那时太太因着签证原因无法过来,特别感到孤独,想和她抒发苦闷,但似乎又隔得太远。有时觉得她不能理解自己的处境,难免会为我们的未来担忧。应该怎么办呢?虽然正值秋高气爽,但我的心情老在灰暗阴影之中。

       那年十一月的感恩节前夕,收到一个电子邮件,是邀请所有新生去参加感恩节火鸡大餐,有免费火鸡,还说我们要感谢我们当感谢的。当时我想,有免费的火鸡吃真好,当然要感谢那个做火鸡的人。我觉得这一切都很正常,就去了。没料到那是个福音聚会,要感谢的也不是做火鸡的人,而是要感谢那作生命供应的神。

       那次聚会,第一次听到大家祷告,热切地阿们,起初觉得他们太冲动了,但慢慢地也被他们的情绪所感染。我们唱“奇妙爱”那首歌,居然唱了十遍之多。晚餐后,还有一场关于神的讲座。那天,看到弟兄姊妹们是那么地热情,充满着爱,感到很温暖。但是我当时又想,也许其它宗教的人也一样,会这样照顾我。所以,真正让我感到不一样的,还不仅是弟兄姊妹的爱,而是他们所讲的真理,实在给我带来震撼。

       他们说,“神是灵,人也有灵、魂、体三部分,敬拜祂、接触祂必须要在灵和真实里。” 还解释神为何要造人,祂的心意……等等。那时我还不清楚生命的事情,但却已被这些真理所打动。这些对我不仅新鲜,更是有意义,让我觉得圣经实在是一本深奥且有意义的书。我第一次听到人有灵魂体三部分,也听到神是一位有计划、有经纶、有目的的神。我记得一个比喻:神造人是按着祂的样子造的,正如手套是按着手的样子造的。有一个人就问,手套是为了装手,那么人是要装什么呢?弟兄就解释,人是要盛装神。聚会结束后,他们还欢迎我们留下联络电话,以便继续请我们到家里去吃饭。我听到凡愿意的都可白白来吃,所以就签了名。

       当晚我很兴奋地打电话给太太,告诉她参加聚会的情形,还把学到的歌唱给她听,她很高兴。一周之后,就有弟兄邀请我和另一位同学去他家吃饭,我们有个愉快的晚餐及谈话。他送给我们每人一本圣经,并翻到约翰福音一章一节:“太初有话,话与神同在,话就是神。”他简单地解释了一下,还鼓励我们读圣经。

       回到家后就打电话给太太,说今晚去吃饭的情形。然后问她,拿到的圣经上面为什么有“恢复本”三个字?我太太知道后非常高兴,她说,恢复本是目前最好、最准确的译本,经文注解也满了真理和启示。神真是很爱我们,让你有这样一本圣经。

       我住的地方离会所不远,从此后每周五就自己骑车去聚会。那段时间遇到一些事情并不顺利,但每周五去聚会对我来说是件愉快的事。因为他们热情地招呼我,使我想起太太对我说,你若是想我,就看看弟兄姊妹,看到他们就象看到我一样,结果我真的感到,在那里有一种家的感觉,特别平安与温暖。这是我内心所渴望得到的。

       还记得第一次去聚会,外面下着雨,路不好认。我以为,聚会的地方应该是那些尖顶的建筑物,里面有管风琴声音的地方,结果去那里都找不到认识的人,几乎想回家了。这时我就向主祷告说,主啊,如果你真的想让我去召会的聚会,今晚就要让我找到。这时想到弟兄曾说,主耶稣是出生在马厩,而会所原是警察局的马槽房,所以我就去警察局问,然后很快便找到了。

       进去聚会时,看到他们都很开心。他们唱的第一首诗歌是“永活的主”,至今我还非常喜欢唱。那天他们正在讲罗马书,其中有个野橄榄树接枝的比喻。当时听他们分享时,我就以科学的角度来分析:若是以橄榄枝接在橄榄树上,就象你们这些基督徒,应该没有问题;那我可能是苹果或梨子树枝,如何能接在橄榄树上呢?因此我说,你们不能凭自己怎么说就怎么好,来解释圣经。有个弟兄回答,我们人都象是野橄榄枝,都可以接在好橄榄树上,因为人是按着神的形像,照着神的样式造的,是属于神类。那时,忽然手套的比喻出现在脑子里,我觉得是非常奇妙的事情:若是神是橄榄树,我们就是橄榄枝;若神是葡萄树,我们就是葡萄枝。自从我接受这个想法后,就知道,若神是橄榄树,那我们即是野橄榄枝,凡愿意相信祂的,都可以与祂接上,并不存在苹果或梨子树枝的问题。

       接下来有六次福音聚会,我每次都去,疑惑也越来越少。虽然从客观上我已相信有神的存在了,但我并未马上受浸,只是去参加聚会。直到三月份时,在研究上我遇到了更多的难题,有许多的困扰。我打电话给太太,她虽不能完全明白我的处境,但是我们经常一起祷告,然后我就有莫明的平安在里面。但第二天起来,我又回到烦杂的世界,依然故我。这样经过几次,就问太太说,受浸后能使我解脱这种景况吗?她说可以,所以我就愿意受浸。

       在受浸前心中还有些犹豫。因为当福音朋友挺好的,弟兄姊妹关心我,又请我去吃爱筵,不断帮助我。受浸后,他们是否就会不理我了?现在,我实在能见证,受浸归入神的国之后,所享受的是以前根本没法比得上的。因为我是在神圣的生命里,在神儿子的名分里,享受神家里一切的丰富。

       受浸只是个新生命的开始。得救不是靠感觉而是凭神信实的话,生命的长进也借着神的话。所以受浸之后,就有弟兄和我一起读属灵的书籍。后来参加的聚会也越来越多,外面看起来是没有时间,但主总是把我聚会的时间分别出来,使我能有正常的召会生活。

       我太太来美后,我们就一起过召会生活,夫妻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以前和太太遇到事情如果说不拢,就说不下去,没什么办法了。但现在,我们可以转向主。也因着我们在校园中一起服事,现在生活特别平安甜美,不再感到虚空,因为认识我们是为着神的经纶而活着。我们的家庭生活非常蒙祝福。

       我们的家是打开的家,周二在家有祷告聚会,也常请同学、朋友来家中爱筵,向他们传福音,这一切都是靠主而来。祂使我们不再过那种传统夫妻忍让的生活,而是另一种新的生活,中心是主耶稣。愿主更多得着我们,在我们身上作工变化我们,使我们能彰显神,活出神。

       感谢主,在家乡的父母最近已不再烧香拜佛,因为爸妈觉得,他们所拜的并不能给人带来真正的平安,也感谢我太太向我父母传福音。现在我爸爸退休了,除了锻炼身体,其余时间就是在读圣经。我们深信,主必成就祂的说话,“当信靠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十六31)。

惟知道我所信的是谁

       我(Esther)小时候生活一直很平静,直到八岁那年,父亲出了严重的车祸。当时他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医生判定他已死亡。但妈妈无法接受,强求医生,无论作什么,就是要将父亲挽救过来。也算是奇迹,在动了手术后,父亲的性命竟然保存下来。

       手术过后,父亲昏迷不醒三个月,象植物人一样。以后虽然他清醒了过来,但从此就再也不能走路。父亲出车祸时,全家人都盼望他能活下来,以为活下来,一切情形就会好起来,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父亲因着需要靠着别人的护理,就有悲观厌世的心理。情绪不稳定,全家人都生活在惶恐当中。

       每当我回到家里,就会有一种压抑及阴暗的感觉,不知道明天会怎样,就这样过 了八年。在这八年中,我开始思想,我人生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母亲虽然拜佛, 但也在思考,到底有没有真神?这位真神是谁?

       我十六岁念高中二年级时,有一个最好的朋友,是位基督徒。认识她也算巧合。当时是在一个田径竞赛场中,我不慎踩伤她的脚掌,使她好长一段时间脚都不能动。但她并没有怪我,反倒以爱来包容我,让我非常地感动,并因此成为好朋友。我从她名字中知道她是个基督徒,虽然以前我没有接触过基督徒,但当她与我分享聚会中一些感受时,我感到原来基督徒的生活是那么地奇妙,于是就要她带我一起去聚会。

       记得就在第一次去聚会的那个晚上,我问了几个关于神的问题。他们的回答让我觉得,长久以来在我里面的问题有了答案,于是我欣喜地呼求主名,接受了主这位真神。别人都说我接受主很简单,但我知道,这是主的怜悯,因为祂预备我的心预备了好久,在我还没听到祂的名字之前,我寻找祂整整八年啊!

       我把我认识的这位主,告诉了爸爸妈妈。当时我问父亲,愿不愿意跟我一同接受耶稣作救主,他说他愿意。后来我又问母亲,她说,你爸爸愿意,我就愿意,结果他们一下就接受了。接受主之后,母亲才告诉我八年前的故事。她说,当时父亲在手术当中,医生已发现没有救了,但是其中有个医生是位基督徒,就在病房里为我父亲祷告。他也要我母亲祷告,他说,你丈夫的病在这世上是没有人可以治的,只有一位真神可以治,你一定要寻求真神。而我母亲却把这话当成是要去求神拜佛。也许是神听了这位医生的祷告,所以祂存留了我父亲的性命,目的是为了将来他能接受主。真是感谢主,因着祂的怜悯,最终我们都认识了祂。

       父母受浸后,家庭生活有了重大改变。我父亲行动不方便,因此有许多弟兄姊妹来家里探访他。有时他会有些老脾气想要发作,但是看到弟兄姊妹来时,他就感到平安。以前我觉得我们的家就象在大海上漂流一样,但现在都稳固下来,因为神成了我们的信靠,成了我们的安息。

       我进了大学,在大学三年级时,便认识了我的先生,他是我父母好朋友的儿子。我们见面不久开始相爱,但在我心里始终有个结,因我知道他不是信主的。我想,若他不得永远的生命,就会成为灭亡的,那是何等的伤悲苦痛!而父母觉得我必须要嫁给他。我知道,在婚姻这事上,必须顺从神的心意,所以我就为这事祷告,甚至软弱到只能跟着弟兄姊妹一起为他祷告。我向神祷告说:“主,你是我的权柄,但父母也是我的权柄。在这事上,我要寻求你的心意。我不知该如何选择,但你一定要为我安排。主,你若不要我嫁这个人,你就让我父母改变主意。如果这是出于你的意思,我就顺从。”

       后来我就和他结婚了。婚后一个月,丈夫便赴美求学,想对他传福音就更困难了。当时我不知道如何对他传福音,因为他是个充满抱负的年青人,在一流的大学读书,又进了美国很好的学校。他有他的理想,也有他的骄傲,使我难以开口。在电话中,他总是对我说他的计划与打算,而我心里却非常难过,因我发现我们俩的想法竟是如此不同。甚至我们的心意,我们的言语,都不能沟通,我内心的痛苦他也不知道。

       因着神的主宰,我的签证被拒了三次,因此无法与他相聚。他一个人孤单在美,我心中总是惦记着他。我盼望弟兄姊妹能找到他,只能向主祷告,并请求弟兄姊妹们为我先生代祷。在一次祷告聚会后,我心中特别地平安,仿佛主已经答应了这件事。一个星期后主就给了我印证。我先生打电话回来,唱了一首诗歌给我听,我惊讶地问他怎么会唱这首诗歌,才知他去参加了福音聚会。真没想到,他已听到了福音,这使我非常地开心。主耶稣是听祷告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神。我继续向主祷告。一周过后,他非常喜乐地告诉我,有个弟兄送他一本圣经,他不明白为何圣经上面写着“恢复本”。当时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除了向他介绍恢复本的特点外,又对他说,主真是很爱我们。

       我丈夫就开始有了正常的聚会生活,经过与弟兄姊妹接触,心中的疑惑也慢慢被解开。在我们分离的这段时间,他也经历了一些挫折,使他意识到人并不是万能的,他的骄傲被主一点点地打破,到了二○○三年三月份,他受浸了。受浸那天早晨,他对受浸之事还有点犹豫,我们便在电话中一起祷告,受浸之后就感觉非常平安,问题也没有了。

       不久,我丈夫就去参加了新泽西的春季特会及安那翰的夏季训练,也在那时,我顺利地拿到了签证。所有的人都非常地惊讶,因为在前三次被拒签时是同一个签证官,他对我说不必再来了,因为他不会给我发签证。最后一次去签证,又是那个签证官,他竟然什么都没说,就给了我签证。我知道,这一切都在主手里,祂有祂的心意,要借我们的分离,使我丈夫有机会得救。我在二○○三年七月底来美与他团聚,也开始了美好的家庭生活。以前我觉得我们之间的隔阂和所有的不合,现在在主里面都能合一。现在的生活也非常甜美,因为一同聚会,一同服事,一同传福音并帮助新同学。这就是我长久所希望的。

       我向来是个软弱的女孩子,在我经历的许多事上,常感到非常的无助,非常需要主。在祷告时,主再三告诉我:“我是主,我就是那我是。”来美时家人很担心,以为我会感到孤独。但事实上,我有弟兄姊妹在一起,甚至唱诗、祷告都与在家乡一样。记得我来美第一次参加聚会所唱的诗歌,竟是父亲最爱唱的诗歌,让我一下子有回到家的感觉。主仿佛告诉我,祂是又真又活、无处不在的神,有祂就是在家中。     (Peng & Esther) 


我真不知神的奇恩为何临到我身;
我也不知不堪如我,救来有何足多。
惟知道我所信的是谁,
并且也深信祂实在是能保守我所信托祂的,
都全备直到那日!
我真不知救我的信如何进入我心,
我也不知何以一信,便得一个新心。

Enter list of recipients separated by commas: User names, Email addresses, Mobile phone numbers
Custom text to ad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message